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素女寻仙 > 第1601章 坦诚

第1601章 坦诚

作品:素女寻仙 作者:刺嫩芽 字数:20887183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按照九域的习惯,有客人来访,当然要接风洗尘,木槿在下界的时候就专研过饮食,飞升到九域,与莫少寒、狄杰在一起,简直就成了酒色之徒了,将林木的饮食境界也提升了不少,他自己和莫少寒、狄杰也偶尔动手,学了不少。

    修士的储物手镯内都不乏食材,大多都是半成品,当下也不询问彼此分别以来发生的事情,先就弄上了一桌灵餐。

    在西海见识到人家的灵餐,对比起来就有一种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感觉,但阳春白雪有阳春白雪的优雅,下里巴人也有下里巴人的纯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习惯,木槿弄上来的美食,也恰恰都是张潇晗的偏好。

    雷圣也没有客气,将自己储物手镯中的东西也拿出来些,亲自动手用灵火煅烧了一盘鱼——张潇晗发誓那是鱼,妖族的鱼。

    蓝优却做了一种张潇晗想都没有想到的东西,他就用体内的冰寒灵力将好几种灵果混合起来,再加上蜂蜜和一种奶白色的东西,该是牛奶之类的东西吧,但肯定不会是牛奶的,制作出来冰冻的甜点。

    九域修士竟然会制作冰淇淋,看到其他人都是很习以为常的表情,张潇晗觉得只有她一个人才是下里巴人。

    如此,张潇晗曾经做过的那些真真正正的只能算作小吃了,明明只有她一个女修,可偏偏只有她没有什么拿手的。

    没有就没有,张潇晗也不在意,灵酒也喝来,灵果也吃来,灵餐更是每种都要品尝到,边品尝边赞不绝口。

    在任何时候,喝酒就能拉近彼此的关系,酒也会让人兴奋,就是修士也不例外,酒桌上张潇晗只捡西海的事情说,将简约的出场描绘得好像神人出现,又将简约的灵毒夸得天上仅有,地上无双的。

    蓝优也证实了简约的能力,送给他们的一点灵力炼化就可抵百年修炼,还有幽浮岛幽浮山下的灵脉,西海修士数量不多,大修士却不少的怪异。

    宋辰砂也提起简约的实力,一句深不可测足以引起所有人的遐想,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谁也没有注意燕青山并不在座位上。

    吃过了接风宴,木槿便与张潇晗简单交谈了几句,冥界与西海的事情不细说,主要的东西三言两语也可以说明白。

    张潇晗知道木槿考虑的是全局,也知道先把什么说于木槿,木槿听了之后,稍稍考虑道:“我不建议你到水域去。”

    张潇晗没有急于赞成,只是投以反问的目光。

    木槿道:“你的修为进展太快,境界有可能能跟得上,但是毕竟根基不牢固,你的性格在水域也好,在域内也罢,都不是争强好胜,吃点亏也不在意,但是遇到原则上的事情,你就会坚持了,域内不公平的事情不会少的,尤其是针对飞升修士,冥界之事一旦被域内了解,你的紫气超于仙力之上就会公开,难说域内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木槿所说的也在张潇晗的顾虑中,张潇晗点点头。

    木槿接着说道:“蓝优此番也幸亏是先到了这里,不然要是到了总域,怕是一切都会被挖出来,有雷圣在,水域总会保下他的,但是你却不一定,尤其你还有黑瘴山,有这些修士追随。”

    张潇晗再点点头。

    “尤其你还有碎婴功法,简约考虑得也很周详了,我觉得,眼下最适合你的,还是专研功法,提升实力,在任何时候,修士的世界都是强者为尊,实力之上。”

    张潇晗道:“是这样的,但是黑瘴山的存在,九域能容下吗?”她想起来雷圣的话。

    “你回来了,自然就能容下了。”木槿对此胸有成竹,张潇晗便就不再追问。

    真回到了黑瘴山,真正的安全了,张潇晗坐在水潭边的草地上,看着水潭中那朵娇艳羞涩的莲花,知道她还没有到安心修炼的时候。

    大乘初期了,实力足够了,她该要做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了。

    小宝悄然来到她身边坐下,默默地和她一起望着水,望着水中倒影。

    “小宝,我该去找诸葛一杀了。”

    张潇晗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决:“我答应过他去解救他的。”她是在心里答应的,她不会忘记诸葛一杀是怎么把讯息传给她的。

    “我和你一起去。”小宝没有丝毫犹豫。

    他们静静地望着山,望着水。

    解救诸葛一杀,怎么做张潇晗半点头绪也没有,只有从易道生搜魂中得到了一些消息,而诸葛一杀现在成为了什么样子,她也完全不清楚。

    但决定了,心情也就平静了,很多事情不是因为没有头绪就不能做,只要决定了,就能够完成的。

    静室之内,木槿、蓝优与雷圣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小几上是冒着热气的灵茶。

    “我曾与张老板签订了灵魂契约,张老板也不止一次救得我性命,尤其在西海,在简约想要对我搜魂的时候,张老板挡在我面前。”蓝优首先开口,瞧着雷圣。

    “没有张老板,我已经死过不止一次了,每一次都会极为凄惨,所以,我不会做任何损害张老板利益的事情。”

    木槿还是懒洋洋地笑着,雷圣闻言点头:“蓝道友所言极是,我现在的身份也是张老板的俘虏,身家性命该任凭张老板处置的,蒙张老板不弃,不曾把我当做真正的俘虏看待,自然我也不能做出对不起张老板的事情。”

    木槿再想如此笑容,也终于做不到了:“你们二位……”他摇摇头:“蓝道友还好说,谁与张道友相处久了,都会佩服张道友为人的,可你雷道友,这个俘虏的说法张道友未必当真的。”

    “那是张老板的事情,我是当真的。”雷圣很是认真的说道。

    木槿再涵养深,也终于无语了。

    难道做张潇晗的俘虏也是一种荣幸。

    他却是不了解雷圣,也没有了解张潇晗破解了逆星阵带给雷圣的震撼,也不知道在雷阵放弃阵法的时候,张潇晗没有乘胜追击没有伤害他,雷圣心中的佩服。

    而雷圣本人对张潇晗的了解并不少于木槿,甚至飞升之后的事情要比木槿了解得还多。

    做强者的俘虏并不丢人,若张潇晗对他颐指气使,他可能就不会如此说的。

    “既然我们意见是一致的,在张道友的利益高于我们本身利益的前提下,我觉得我们就可以开诚布公了。”木槿先提到正题。

    蓝优与雷圣都点头赞同。

    “那么,二位是代表水域域内,还是代表个人呢?”木槿问道。

    雷圣道:“我可以代表域内。”

    雷圣这么说了,蓝优代表谁就不重要了。

    木槿点头道:“首先就是黑瘴山,和黑瘴山所有的修士,黑瘴山是张道友先发现的,按照规矩,黑瘴山就是张道友的了。”

    雷圣沉吟了一会:“修士的规矩,宝物先到者得,而若实力不足,后来者杀人夺宝未为不可,九域域内禁止修士争斗,不允许出现恃强凌弱之事,但是在荒域,修士之间完全可以拼杀,九域并不会主持公道,也就是说,黑瘴山不会被九域承认是张老板所有的,月唌张老板守得住,便是张老板的,守不住,就像我这样带人团团围住,九域想要干涉,将外边人杀掉赶走,回头侵占了你,也就占了。”

    雷圣并没有因为他自言是张潇晗的俘虏,就阿谀奉承,答应不可能答应的事情。

    “那么,黑瘴山修士将试图进入的修士杀掉,九域也不会以此为罪状对我们出手吗?”木槿问道。

    雷圣点头:“我在水域,至少可以保证水域不会以此为借口的,而其它几域,距离遥远,通常不会干涉各域势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不过,黑瘴山的修士要想进入域内各城,也会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域内不参与,不代表各城不会有所动作,域内一般也不会干涉各城事务的。”

    说到正事,雷圣表情就严肃起来,语气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木槿思索片刻:“那水域有没有可能增加一座新城呢?”

    这个想法早就盘桓在木槿心内了,从在雅园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每一个飞升修士都有过类似的想法。

    雷圣听了并不吃惊:“很多年之前,在飞升修士被九域修士打压过之后,为了避免各城出现抢夺仙奴引起混战,九域就立下规矩,各城飞升的修士,在身份上都属于飞升所在城池,也只能成为飞升所在城的仙奴,所以,只有有升仙台的城池,才是九域所承认的。”

    “那,要是建立宗门呢?”木槿追问一句。

    “宗门嘛。”雷圣沉吟一会:“九域还没有先例,但没有先例不等于不允许,关于宗门我也很好奇,没有家族支撑,互相并非有任何关系,宗门又是怎么留下修士弟子的,弟子们又怎么肯像家族子弟一样为宗门效力?”

    “雷道友又是怎么肯自降身份,做张道友的俘虏呢?”木槿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举个例子反问。

    雷圣摇摇头:“那不一样。”

    木槿笑道:“张老板在下界也有一个宗门,其中成立的过程我没有直接参与,不过大致过程我还是了解的,可以作为借鉴的。”

    不是同一个界面,木槿入乡随俗,能过很好理解九域的各种规矩,要雷圣他们完全理解下界,也只有参与过宗门建设管理的修士详细道来,才会清楚。

    雷圣与蓝优也曾看过玉简,其内有的是飞升修士介绍的,有的是搜魂得来的,其中有价值的不少,但哪一枚玉简也没有宗门建设的过程,听木槿讲述,还是关于张潇晗的宗门,都大感兴趣。

    木槿客观地讲述,难免也会带上对张潇晗的佩服,一介女修,在下界那种男尊女卑的环境下,成长为一代宗主,真的令人满是敬意。

    待听到张潇晗拿出自己炼制的灵丹,自己积攒的灵药灵石,作为宗门的奖励,并且用自身的行动在灵武大陆创立出威信的时候,都不住点头。

    蓝优与张潇晗相处多时,其中有大半的时间作为契约奴仆,张潇晗却压根就没有收没他们储物手镯的念头,要知道他们可是域内大修士,身价不菲的。

    “张道友成为灵武电宗的宗主之后,并没有事必躬亲,把权利都抓在手上,而是任人唯贤,将有能力管理宗门的修士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她只是在大事上才出手,更多的时间都在为宗门做后勤,为灵武电宗置下雄厚的修炼资源。”这些具体事情还是从张涛口里听到的,木槿当日听说也很是佩服。

    雷圣和蓝优就全听明白了:“木道友的意思是说,以黑瘴山和周围地域建立宗门,张老板做宗主,在水域甚至九域内招收宗门弟子?”

    “是的。”

    “宗门弟子不仅仅限于飞升修士,还会有九域修士?”雷圣追问一句。

    “是的。”

    “那么九域修士的仙力,你新成立的宗门会不会要求贡献出来呢?”雷圣的问题直击要害。

    木槿皱皱眉:“我以为,张老板不会强迫仙士将仙力种子交于宗门的。”

    “我相信张老板不会这么做,可是为了得到宗门的修炼资源,也许会有仙士主动交出仙力种子。”

    仙士这个词只是飞升修士私下里才会使用的,如今为了区别,雷圣也使用了这个词。

    雷圣也是参与域内管理的,很多东西都是一点就透,域内的管理并非家族似的,但是也与宗门不一样,若是张潇晗在这里,详细听雷圣和蓝优介绍,就会将公司这个词代入进来。

    但不论是公司还是家族管理,还是宗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宗门依托门下弟子来撑起门面,门下弟子依靠宗门庇护得到资源修炼。

    雷圣对修士的了解,对事情的判断都极为敏锐,看待问题一针见血,因此在木槿回答张潇晗不会强迫仙士交出仙力种子后,马上就联想到贡献点。

    木槿沉默了一会,坦诚道:“很有可能,即便宗门不鼓励,私下里有仙士这么做,宗门也不会反对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