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最强弃女攻略 > 第十四章 孩儿忧愁和天大

第十四章 孩儿忧愁和天大

作品:最强弃女攻略 作者:百舸争流 字数:6881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阿桂妻子有一种感觉,她感觉今天的阿桂绝对是她这十几年见过的最可怜的阿桂,当初她怀孕家中快没余钱的那会他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笑着跟她说没事有他在不用担心。

    现在的阿桂,不再笑了,不自信了,不再和她说不用担心了,现在的阿桂,好像认命了。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自己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这个家?

    那为什么这个家的顶梁柱反而,反而变得没一副顶梁柱的样子了?是他老了?力不从心?还是自己过分了?

    她不知道答案,也许从来都没有正确的答案,就算有,她也不认为正确的答案就一定是正确的。

    可是就算没有答案她也要生活啊,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嘛,毕竟自己还有宝儿不是嘛。一想起宝儿,阿桂妻子心中就多了些气力。

    阿桂妻子道:“张婶,你别在意,他也是,有些难受罢了”

    “嗯,我知道”

    “那你一会回去的时候,我也跟你一起去吧,毕竟这门亲事已经定下来了,再有半个月媛子就不得不嫁人了,就让她在家待几天吧,只是给您填麻烦了,还得您重新找人了”

    张寡妇连忙摇头,道:“不麻烦,应该的,应该的,就是有些舍不得这孩子”

    是啊,这是应该的,因为她也不希望阿桂这样子,她想媛子要是回来的话阿桂应该会好过一些,哪怕自己累一些,可是能比得上阿桂的心累?

    最了解阿桂的人不只是阿桂妻子,还有这个把阿桂锁死在心底的张寡妇。能同时被两个女人牵肠过肚阿桂也是可以了,只是他并不全都清楚,只是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会感激涕零,因为她现在牵肠过肚的是另一个女孩,是另一个他一手推向火坑的女孩。

    阿桂进屋看到在屋内不知所措的的宝儿,宝儿脸上写满的好奇和迷茫,可是宝儿却不敢开口问,阿桂把手放到宝儿的头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宝儿快快长大吧,长大了保护你姐姐去”

    宝儿对于阿桂这样的举动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自己无数次的抗议都被无情了驳回,他也就认了,谁让这个人男人是他爹呐。不过他还是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就是是自己爹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吧,要真是被摸的长不高那可怎么办,总不能自己再摸回来吧,可是那会儿的自己还能再长高?

    宝儿也有了烦恼,只是他的烦恼并不被理解,和阿桂的烦恼也并不相通。

    路上的树叶也有烦恼,这些人类怎么老喜欢踩自己,真是的,尤其是那个女人不久前才刚踩过自己,现在又要被再踩一遍。果然,树往高处长是有道理的,这样就不容易老被人踩来踩去了。

    在路上走着的是两个女子,一大一小,一个不说话,另一个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大的是阿桂妻子,小的就是媛子了。

    只是媛子她还有些迷迷糊糊。怎么阿娘突然就来到店里了,而且张婶也突然说不用自己帮忙了,让自己回家待几天。她有些不明白,要是自己回家的话,张婶一个人不是就更忙了吗?

    她有些不理解阿娘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来接自己回去,她想着要是过了年之后应该就清闲些了,自己再回去也不迟吧。

    还有就是媛子再想着张婶临走之前和她说的话,有些她懂了,比如让自己回家好好陪陪家人,比如要好好照顾自己。

    可是有些话她到现在还没琢磨过来是什么意思,比如张婶跟她说以后遇到什么糟心事都想开些,多想想自己的父母家人,可是自己能有什么糟心事呀,难道是张婶觉得自己没学会做糕点有些糟心?

    可是这不是慢慢来的活吗,要学成像张婶这样的手艺可不容易啊,可自己还不至于就糟心了。

    又比如说张婶告诉自己无论将来去了哪里,见了什么样的人,都要相信这世上是有人爱她的。

    额,我知道啊,我知道有人爱我啊,爹娘宝儿张婶都爱我啊,而且自己将来要去哪里,见什么样的人了?最多就是见见镇上的人罢了,还能去哪?好奇怪?

    前几天张婶跟自己说过嫁人的事,该不会是爹娘想要把我嫁到很远的地方吧,这可怎么办,要是想爹娘了自己走路还得走半天了。

    而且嫁人哎,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其实还没准备好了,虽然自己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可是这也来的太突然了吧。就是不知道哪家的少年郎了,长得好不好看,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好看。

    但是她马上就摇了摇头,心里自嘲一笑,怎么可能和自己一样好看,自己来镇上也半年了,就没见过和女子一样好看的男子,果然,女子才是最好看的人儿,没有之一。

    阿桂妻子看着一会发呆一会摇头的媛子,心里嘀咕道,这孩子咋滴了,魔障了?不应该啊,走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呀。难道是张婶已经告诉这孩子张公子的事了?所以才受不了打击,又发呆又摇头的?

    只是也不像?张婶要是告诉媛子的话她会和自己说的,张婶又不是信不过,而且如果张婶真想为媛子好,就不会告诉媛子真相。至少先让媛子在家的这几天可以快快乐乐的,能快乐几日是几日。

    不过她还是不踏实,这样不好好走路真的好嘛?万一不小心摔个大跟头,摔坏了脸可就不好了。这丫头啊,也就是脸蛋还金贵,不然怎么能入得了张夫人的法眼?

    “阿娘,你在看什么了?”

    不知何时媛子在盯着她阿娘再看,阿桂妻子急忙说道:“哦,没什么没什么”

    “哦”

    媛子答应了一声,她觉得今天好奇怪哦,张婶奇怪,阿娘也奇怪,难道奇怪这个东西会传染?不大可能吧。

    可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了。对了,张婶之前说是要帮我问打听一下自己要嫁的人是什么样子,就是不知道张婶打听到了没有。不过今年是听不到这个好消息了,只能等明年去了店里再问张婶了。

    一想到张婶,媛子心里就暖烘烘的,她手上也暖烘烘的,因为张婶在临走之前给它打包了好多糕点,有绿豆糕,有赤豆糕,有香糕,还有好多糕点,满满的一包。

    这其中有张婶做的,也有自己亲手做的,张婶做的给爹娘吃,自己做的就给宝儿,宝儿的话应该不介意自己做的吧,当然不是不想给爹娘也尝一尝自己做的,可或许是自己不太自信吧,不知道爹娘能不能看得上的了自己的手艺。

    小女子的忧愁有远在天边的也有近在眼前的,只是这忧愁好像不分大小,要嫁人的和是否让爹娘尝自己的手艺好像一样重要,一样萦绕在媛子的心头,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想一想,然后就又埋到心底,等待着下一次的冒头。

    又走了一段路,媛子终于看到熟悉的村口了,然后是熟悉的大街小巷,最后映入眼底的是熟悉的小家。虽然不富丽堂皇,但却足够温馨,足够承载她童年的记忆。

    她往一处墙角那看了看,表面看那里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她知道在那地底下还藏着她和宝儿小时候偷偷藏的一枚铜钱。

    她还记的宝儿埋下去之后跟她说的话,他说姐姐,咱们春天把它埋下去,等到了秋天的时候就会长出钱宝宝了。只是我们还不能挖,要让它继续长,长出绿芽,长成小树,然后再长成参天大树才可以摘得哦。

    那时候树上都是铜钱,我们想摘多少就摘多少,到时候我们就坐在这树底下,等秋天到了的时候,我们就过来听钱掉到地上的声音。不过一定要记得戴上爹爹的帽子,不然会把自己的头砸出好几个大包的。

    媛子记得那会自己笑的很开心,宝儿也笑的很开心,媛子没有说宝儿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她只是默默地陪着宝儿有空就过来看看,不知不觉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爹爹,姐姐和阿娘他们回来了”

    刚进了院子,就听到宝儿的声音,然后他风风火火的跑到阿桂妻子和媛子跟前,拉着媛子的手,道:“姐姐,你终于回来的,我还你为你出之后就不在回来看我了呐,你知道吗?自从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玩贼没劲了耶”

    媛子看着比当初离家时长大不少的宝儿,温柔的道:“宝儿乖,姐姐也想回来看你,只是暂时有点事没走开罢了,这会我回来好好陪你玩”

    听到媛子做出的承诺,宝儿很开心,只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间变得有些沮丧,媛子看着宝儿情绪不太对,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宝儿,有什么事不开心吗?”

    宝儿兴致不高的说道:“姐姐你当初走的时候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爹爹说你过几天就回来了,可是我等了好几个几天都没能等到你回来”

    媛子一听,原来是这个事啊,这叫她该怎么说,她自己也是走的前一天才被告诉要去张婶那里的,然后第二天早上就走了,根本就没机会还跟他说什么。

    而且自己说与不说都是要走的,和宝儿说了的话反而会害怕自己舍不得走,可是自己不想走就真的能不走了吗?

    什么时候走由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小孩子也是很无奈的呀。

    她摸着宝儿的头,道:“傻宝儿,你还不懂,这不我现在已经回来了吗?而且还带了好多你爱吃的糕点回来,可好吃了吧”

    一听到有吃的,宝儿又打起精神了,他兴高采烈的拿过媛子手中的包袱,哎呦,别说,还真有些沉哩,不过越沉就说明好东西越多。宝儿想立刻打开包袱一看究竟,却别阿桂妻子阻止。

    “宝儿,咱先回去,等回去了再看”

    宝儿无奈,只好按住心中的好奇,回去再看。

    娘三人往屋内走去,这时阿桂刚好从屋里出来,刺眼的阳光让阿桂忍不住拿手挡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挪开。

    他看着迎面走来的三人,看着自己的家人,他想,要是这一刻能长长久久该多好啊,他想,要是只有今天,不想明天该多好啊,他想,这样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