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于珊珊的忘忧酒馆 > 第一卷 顾明锐出没

第一卷 顾明锐出没

作品:于珊珊的忘忧酒馆 作者:血玉令 字数:7861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现在在哪?我觉得有些细节,咱们需要面谈。”朱凯失笑。

    “我陪赵伯买手机呢!你要是不急的话,明天再说吧!”于珊珊好不容易出来逛一会儿,可不想被打扰。

    “……行吧!”朱凯只能挂了电话,又埋头开始做预算。

    “赵伯,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于珊珊刷完卡,转身给赵之行说话。

    “珊珊拿主意吧!我也不熟。”赵之行摊手。

    “那我们去吃海鲜自助吧!唐国地处内陆,海鲜应该是稀罕物吧!”于珊珊问赵之行。

    “是!也曾有海边小国进贡过海中鱼虾,但是唐国御厨不会做……”赵之行浅笑,如今他已经能够淡然聊起唐国的一切。

    “那我今天带你去尝尝现代的海鲜。”于珊珊笑容甜美,她在赵之行面前越发像在爸爸面前小女儿一样自在。

    不远处,顾明锐跟在他们身后,就这样看着她在一个老男人面前巧笑嫣然,心底烧起熊熊大火,但是理智还在,他记得上次回去拿到她的资料,是说她父亲刚去世,那一次遇到她,就是因为父亲重病过世……

    不是说她没有长辈,孤身一人?那现在这位是谁?

    于珊珊可不知道身后某只此刻正在酝酿这千年陈醋,她领着赵之行交钱,进了一家海鲜自助,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看来生意还不错。

    “赵伯,我带你先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于珊珊先领着赵之行在里面转了一圈,并告诉他,自助餐的规矩,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取,吃多少取多少,不浪费就好!

    赵之行很快就明白了于珊珊的意思,他觉得这些现代人还真是聪明,生意经真是一套一套的。

    两人没有喝酒,主要是一般酒入不了他们眼。

    在家,于珊珊早就告诉赵之行地窖里的酒他可以随便喝,所以赵之行哪里还喝的惯普通酒水。

    于珊珊干脆给两人接了一大杯果汁。

    于珊珊爱吃虾,C市离海远,海鲜运过去价格就很高了,以前条件不好,爸爸总是过年才会舍得花钱给她买一次……

    “赵伯,虾要去头,剥皮,去虾线,这样……”于珊珊看着赵之行笨拙的摆弄着虾,赶紧放下手中的筷子,教他怎么剥虾。

    “哈哈哈……原来吃个虾还这么麻烦啊!来,姗姗,这个给你吃!”赵之行和蔼的看着于珊珊,将剥好的虾放在她面前盘子里。

    “谢谢你!赵伯!”于珊珊眼睛瞬间红了,以前爸爸也总是帮她剥好虾,然后放在她面前,那个时候她还小。

    “爸爸,你为什么不吃?”她看着爸爸一直剥给她,自己却不吃,她就问爸爸。

    “爸爸不爱吃虾,姗姗多吃点!别浪费了!”爸爸每次都这样回答他。那个时候她信了,她以为爸爸真的不爱吃虾,所以后来她就不再要爸爸为她一个人买虾了。

    现在想想,哪里是爸爸不爱吃?

    “怎么了?”赵之行看着于珊珊突然红了眼睛,有些无措的看着她。

    “没事儿,我就是想起爸爸了!以前小的时候,爸爸也总是这样给我剥虾……”于珊珊说着,用筷子夹起盘子里的虾肉放进嘴里。

    心底的思念原来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半分……

    “姗姗啊!逝者已矣,咱们都失去了亲人,以后咱们两就是亲人,你要是不嫌弃赵伯,以后赵伯就是你爸爸!”赵之行叹气,他何尝不想自己的孩子……

    “恩,谢谢您!”于珊珊终究喊不出爸爸两个字,爸爸在她心底是唯一的,那个苦哈哈又土气的老实男人,那个为了她读书,自己四处低头借钱的男人,那个为了让她过得好一点,兼职好几份工作的男人,那个弯着腰,驮着背,一包一包背着水泥的男人……

    在于珊珊背后坐着的顾明锐沉默了,他知道她失去相依为命的父亲时,却没有站在她身边,在她最艰难的时候,他却远赴国外了……

    如今他回来了,可是她身边却有了另一个可以带给她温暖的男人,不管那个男人什么年龄,什么地位,以什么样的身份站在她身边,他都没有资格介意……

    “姗姗!我打算去参加管家培训,这样,我以后就能做一个合格的管家,你就可以安心读书,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家里就交给我帮你打理……”赵之行之前有了解过,有专门的私人管家培训机构。

    “赵伯,你何必呢?我说过会给你养老,会把你当父亲一般孝敬的!”于珊珊说的是真心话。

    “我知道!你看我什么都不会,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我总需要做些什么才不会觉得无趣不是?再说了,等我学成归来,你可是要给我开工资的!”赵之行半开玩笑的看着于珊珊。

    “赵伯,你若是真心想做什么,我到是有个想法。”于珊珊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赵之行很好奇,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古人,能做什么?

    “赵伯,你武艺高强,又精通谋略,熟读兵法,这个年代用不上你排兵布阵了,但是你可以开一家武馆,收几个徒弟,教教拳法,剑术,枪法,随便一样,都比那些什么花架子的功夫强多了!”于珊珊觉得把我们老祖宗的武术发扬光大,也不是一件坏事,不是?

    “我可不想收徒弟了!有你一个徒弟就够了!虽说现在都摒弃了门户之见,赵氏武技我已经都交给你了!所以要发扬光大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儿了!”赵之行摇头,他其实很看不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作风习惯。

    他宁可窝在家里做个管家,也不想去看那些他觉得伤风败俗的年轻人。他根深蒂固的思想,还是没那么容易改变的!

    “好吧!您老要真想学,我让朱凯帮忙打听打听,哪里好一些,到时候您再决定要不要去吧!”于珊珊也没了办法。

    “放心吧!你也不用觉得我做你管家是委屈了!珊珊啊!赵伯这条命都是你救的,别说是给你做个管家了,这要是在唐国,就是为奴一辈子都不为过!”赵之行感叹自己遇到的是于珊珊。

    “赵伯,这又不是唐国,这是什么时代?没人还兴什么救命之恩要为奴为婢那一套了!”于珊珊不爱听这话。

    “哈哈哈!赵伯也就那么一说,你还当真了!好了,快吃吧!吃完了,咱们还要去一趟百草堂,之前药浴的药材又没有了!”赵之行递给于珊珊一只剥好的虾。。

    “恩!赵伯,你也快吃吧!别光顾着给我剥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