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十章:被算计了啊

第一卷:行知 第十章:被算计了啊

作品:揽剑 作者:绮观 字数:6481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什么狗屁小林公子?好大的口气!胆敢插手我沈家之事,便连那什么狗屁林公子一起剁了!”

    所谓养气功夫,早就被沈青云抛到九霄云外。

    眼看着小小侍者前来传话,竟说什么小林公子有请。当他沈青云是什么人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颐指气使,都可以随意呼唤?

    侍者暗暗摇头,看着沈青云开口提醒。

    “沈老爷,您是咱们陵江庄苑的常客,小的便好心提一句,郡守卢大人也在,还有东陵王府的小王爷。”

    说完,侍者扬长而去。

    “卢...小王爷?”

    一句话,终于将站在怒火中央的沈青云浇醒,回想方才的举动,后背竟生出一丝冷汗。

    此时的沈青云,像是喉咙里塞了死蛤蟆,有苦难言。

    可转念一想,这东陵王府怎么可能有小王爷呢?

    在这东陵郡城,谁不知道东陵王白迟一生只娶了一位王妃,仅育一女,便是白莺宁。可是,能让郡守卢大人陪着的,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难道是东陵王的私生子?又恰巧与这小子认识?”

    是啊,能够在第一次见面,就称呼郡主的乳名,还能将这嬴澈看成普通人吗?普通人敢叫郡主的乳名?那不是臭茅坑里打灯笼,找屎吗?

    或许,眼前这位,真的认识东陵王府的小王爷,也未可知啊!

    至于那位侍者口中的小林公子,虽不知其身份。

    但是能与小王爷和郡守大人同桌吃饭,岂是他能得罪的普通人?就算沈家现在搭上了月京的大人物,可沈家的根基在东陵,那位月京的大人物也是鞭长莫及啊。

    “我是被这小子气糊涂了啊!”

    想到此处,沈青云对着一旁二十余名杀手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误会,都是误会!赢老弟,还望嬴老弟别跟老哥一般见识啊。”讪讪的笑着,一把抓起嬴澈的手,连连解释。

    嬴澈心中乐开了花。

    关键时刻,还得是清音这小丫头靠得住,若是靠嬴澈自己,装完逼打完脸还想跑?门都没有。

    “呵呵,沈老爷说笑了。不如沈老爷与我一起去那什么雅园瞧瞧?”

    “那感情好!”

    沈青云连连应允,拉起嬴澈的手便朝外走,样子热忱至极。

    “沈老爷,能不能撒开你的手?说实话,我真的害怕你身上的腌臜之气,污染了我这个青春无敌美少年的气质。”

    对嬴澈的话,沈青云深痛欲绝。

    这个小王八蛋简直太不要脸了。

    从进门开始就没留一点面子给他这位东陵首富,虽说穷人乍富会有些狗仗人势的嫌疑,但至少你要点脸啊。损人不利己啊,若是沈青云真的不按套路出牌,直接下杀手的话,想必嬴澈再有三条命也不够啊。

    不过,嬴澈既然敢只身前来,依仗的就不仅仅是林清音和莺宁郡主。

    玉佩,小奴。

    这才是他的依仗。

    虽然她老人家不喜欢帮忙,至少有她在,嬴澈安全无忧。

    雅园阁楼的门敞开着,隔着很远,隐隐能看见房间里影影绰绰几道人影晃动。加紧脚步,在没通报的情况下,直接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至于沈青云,没得召唤,只是晃荡在房间门口,盼着能够让郡守卢大人看到他,并邀请他进入。

    “说好的一起,自己进去了,竟然不管我。”

    心中暗骂嬴澈,全然忘了此时他们的身份是处于敌对状态。是沈家绑了嬴澈的兄弟,嬴澈绑了沈家的大小姐的诡异关系。

    并不是朋友。

    在沈青云看来,雅园中若是以郡守卢静安卢大人为尊,仗着平时孝敬和打点的关系,他可以直接以敬酒之名闯进去,可现在里面有位不明身份的小王爷,他却是不敢了。

    房间里。

    林清音一见嬴澈,忧郁的脸上立刻挂上笑容,猛的站起身。

    “澈...嬴兄,你来了。”

    “嬴兄?”

    微微愣神,这才看清了房间里的人。

    主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头戴羽冠,身着玉白色锦服,不是女扮男装的莺宁郡主还能是谁。再看林清音,一身天蓝色的锦服,头顶没有羽冠,只嬴是如同澈,扎了一个发髻。

    同样是扮了男装,却难掩其身上的轻灵之气。

    莺宁郡主身后,三名持剑将军如同松柏般,昂然肃立。

    一旁,是一位四十七八岁,穿着简稠长服的中年男人。清瘦的身形,脸上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便是久居高位,潜移默化中养成的威势。

    想来,这位应该就是郡守卢静安了。

    “呃..小林公子,小王爷。”

    嬴澈拱手招呼。

    只见这两位倾国倾城的“少年”,各自朝着嬴澈俏皮的眨了眨眼。

    微微颔首,嘴角挂着微笑,莺宁郡主坐在主位指了指一旁的卢静安,介绍道。“嬴兄,这位是本地父母官,卢静安卢大人!”

    闻言,嬴澈连连拱手。

    “澈,拜见卢大人!”

    卢静安笑着摆手,连连应承。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此前已听闻郡..小王爷和小林公子说起过嬴公子。说来,也是本官的失职,本地面出了一位能被林一夫先生誉为鬼才的少年郎,本官竟然两耳未闻,实在是失职啊。看来,今日宴会之后,本官要重新与嬴公子认识一番了。”

    这倒不是卢静安打官腔。

    大半辈子混迹官场,只要卢静安眼不瞎,就能看见方才郡主殿下冲着他眨眼的小动作。如此一来,就算是用小脚趾去猜,也能猜到眼前这位少年郎和莺宁郡主的关系不一般。

    但是,作为东陵郡守,堂堂月国正三品官员,即便再怎么礼贤下士,也不可能学着郡主一样,称呼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为嬴兄。

    “卢大人谬赞。”

    房间里声音很大,一字一句都传入门外沈青云的耳中,听得真切。心中痛彻心扉,悔恨没能提前查到嬴澈的身份,从而错失了结交的好机会。

    不过,即便是面对小王爷和郡守大人,沈青云也并不怕其问罪。

    至少,朱八纵火烧了沈氏商号连同一十三间店铺,这是事实。而且,嬴澈谋划,伙同陵山村十几个小子绑架了他的掌上明珠,这也是事实。

    待得落座,嬴澈这才一幅恍然的样子,起身对着“小王爷”微微躬身致歉。

    “只顾与小王爷叙旧,倒是忘了门口还有个人。”

    “哦?何人?”

    莺宁郡主装模作样的问道。

    “本来我与沈氏家族沈老爷正在用餐,听闻小王爷找我,便邀请沈老爷一同前来,可这一进门只顾与小王爷谈话,却是把他给忘了。”

    卢静安闻言不禁一怔,他也没想到,眼前这位小小少年,竟然与本地首富沈青云相熟,并且熟到可以单独宴请的地步。

    不过,在没搞明白其中关系之前,卢静安绝对不会乱引荐。只是将目光放在莺宁郡主身上。

    莺宁郡主指着嬴澈,略作怪嗔。

    “嬴兄啊嬴兄,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竟然将我们堂堂东陵首富晾在门外,你真是...还不快请沈老板进来。”

    得令,嬴澈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沈老爷,请吧。”

    “呃..不敢,嬴老弟请!”

    沈青云是东陵首富不假,但在王权之下,依旧算不得什么。正如莺宁郡主对他的称呼,沈老板。即便沈家再有钱,在莺宁郡主眼中,依旧只是一个商人。

    欺身跪在地上,高声唱喏。

    “沈清云拜见小王爷,拜见郡守大人!”

    “快快请起,沈老板入座。”

    得允,沈青云故作踉跄的站起身,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一双小眼睛眯缝着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主位的小王爷,心脏猛然间像是被蛰了一下,狠狠的颤动。

    女扮男装。

    转脸再看林清音,顿时有种被抽空了灵魂的感觉。

    是了。

    他沈青云没见过莺宁郡主,但纵横商海半生,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房间里这两位翩翩公子,都是女儿身。而且,只一眼,他便认出了旁边那位,就是行知书院院长林一夫的女儿,东陵第一才女林清音。

    并不是两位美人装扮手段差的,事实上她们俩根本就没用心装扮,只是换了身男人的衣服罢了。

    于此,沈青云终于明白。

    “宴无好宴啊!我是被这小子给算计了啊!”心中暗暗叫苦,一屁股拍在椅子上。

    失魂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