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仗剑走江湖 > 第十一章 命悬一线

第十一章 命悬一线

作品:仗剑走江湖 作者:剑客燕十三 字数:10842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十一章 命悬一线

    圣姑的认可,使得柳坛主颇为得意,眼睛瞟了一眼蜈蚣坛坛主贺昌兴,两个人都是用毒的高手,彼此很是赏识。蛤蟆坛的彭坛主和金鹰坛坛主表面上赞同,内心里却是大大的不悦。这柳坛主本来就很受教主和圣姑的赏识,这次贺昌兴一回归便直接倒向了他,彭坛主等人只能是暗气暗憋。

    人本来就有利己主义的,争权夺利不光是名门正派中时有发生,在魔教中也不少见。

    陶威心中先是一通暗骂,紧接着又是一阵窃喜,他骂的是这帮人的心肠都被狗吃了,这些人还是不是人,是不是爹妈生出来的?怎得会如此心狠手辣?这要是卧云庄的老少爷们儿不知道,喝了有毒的水下,不用一刀一剑,就得全部魂归西天。他窃喜的是如此重要的信息被他提前听到了,现在赶回去,让卧云庄的人早做准备,安排好人手看好水源,总不至于太被动。

    陶威压住心神儿接着往下听。

    圣姑思索了片刻,言道:“柳坛主,你可有下毒人选?”

    柳坛主欠身道:“此事极为重要,属下愿意亲自走一趟,至于人手,就从我蝮蛇坛里挑选吧。”

    “好!这件事便全权交给你来办。”圣姑满意的点了点头,眼光中竟然有了欣赏之意,“此事若成,我必会请教主重重的赏你。”

    “多谢圣姑提拔!”柳坛主赶紧恭恭敬敬地谢道。能得到圣姑的赏识是他这辈子极为重要的事情,这柳坛主也是个大情种,四十多岁了还是个老处男,为啥?暗恋圣姑端木云舒,这次也是主动请缨跟着圣姑来消灭卧云庄的。只是圣姑向来是冷若冰霜,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而且下手狠毒,可谓是蛇蝎美人一枚。魔教那么多武功高强的杀手,只要见了她都变毛变色,规规矩矩,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奢想。平时没事儿,柳坛主总是幻想自己能够圣姑洞房花烛夜,自己一跃成为教主的乘龙快婿,那时候不光自己抱得美人归,自己在圣教中的地位那就一步登天了。

    这几位又谈论了一下其他两路的情况,与卧云庄的关系不甚大,陶威心想得赶紧把这个毒计告知呼延盟主,好早作打算。于是,他轻轻地身子往后缩,这个时候可不能快,只要稍微有点动静,以圣姑的武功修为,必然会被她察觉。好在陶威经验丰富,尤其是办什么事儿都极为稳当,真是有惊无险。

    陶威朝着皇甫嵩打了个手势,二人循着原路往绳索的方向潜行。哪知方才皇甫嵩为了隐藏,蹲着的姿势不好受,加之时间又久了点儿,小腿肚子就有点抽筋,迈出的第一步落脚就稍微重了一点点,陶威听罢吓得心窝子猛然一缩,暗自祷告千万别出事儿!

    能不出事吗?圣姑等人还在账内商议,猛然间就听到这到了这个声音,因为这声音很不协调,巡逻的人是六人一队,怎么会凭空多出一个来!

    坐在最边上的人正是金鹰坛的坛主,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个纵身便蹿了出来,接着圣火向四下里查看,竟然没有什么异样。那队蝮蛇坛的巡逻教徒一看是他,赶忙鞠躬行礼,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他心道:莫非自己听错了?不可能啊,自己的耳力向来就极好,难不成这里闹耗子了?

    他正迟疑间,圣姑等人也走出了大帐,就看圣姑走到圣火旁边,突然冷笑了一声,大声言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躲在那里,你若是个人物,请出来吧。”

    皇甫嵩一听,寒毛都立起来了,心说话,圣姑果然厉害,自己隐藏的这么好,还是被人家发现了,于是他就要起身。结果,陶威冲他一摇头,那意思是你安静的待着,千万别动。

    圣姑说完见没有动静,便大笑道:“枉你也自称名门正派,躲在那里更个死耗子有什么两样?我数三声,你若自己现身那就罢了,如若再躲藏,我可要搜啦!”此时,两队巡逻的教徒也都站在她身旁,各拉出兵刃,这就要准备动手。

    皇甫嵩看看陶威,陶威此刻也是无计可施,星耀台就这么大的地方,魔教的人手众多,真要是搜查,你哪里能藏得住呀?陶威此刻面色沉重,略微沉思了一下,自己点了点头,好像是做出了一个极为重大的决定。他在皇甫嵩的肩头上按了两下,那意思是让他沉住气,继续隐藏好身形。皇甫嵩睁着一双雪亮的眸子,瞅着陶威,心里却波澜壮阔,五味杂陈,心说话:我如隐藏,难不成你要现身吗?人家高手这么多,你只要一出来,立马就得没命啊!皇甫嵩有些湿润了。

    陶威假装没看见这些,继续朝他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我只要一起身儿,你赶紧趁机换个地方躲藏。皇甫嵩当然明白,陶大侠是想让自己伺机返回卧云庄。没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圣姑大声喊道:“一!”

    陶威冲着皇甫嵩笑了笑,猛然腾身而起,双脚落在帐篷上故意颤了三颤,那帐篷扎的十分结实,外面全是粗布,经他这么双脚一踩,连续“嘭”了声。这陶威还不算完,假装自己没有站稳,身子在帐篷上左摇右晃了数下,又发出一连串的“吱扭”声。

    魔教众人都知道有奸细,但不知道他藏着什么地方,陶威这么猛然间现身,很多教众被吓了一跳,赶忙挥舞兵刃护住了圣姑。

    就见陶威肩膀子一晃,这才飘飘然落在地上。圣姑仔细一看,就见陶然个头不高,身材瘦削,一身夜行衣,黑纱罩面,身后背着一把小片刀,走起路来颇有些威风。

    “呔!你是何人?赶快报上名姓!”柳坛主往前迈出一步,指着夜行人怒斥道。

    人就是这样,害怕到极致就反而不害怕了。陶威刚开始的时候,心窝里就跟揣着个兔子似的,嘣嘣嘣跳个不停,此刻,面对魔教群贼反倒是心静如水了。

    他嘿嘿笑了几声,在圣姑等群贼面前踱了几步,冲着圣姑抱拳施礼道:“阁下就是魔教的圣姑吧?久闻其名,幸会幸会!”

    “放肆!你胆敢侮辱圣教!”还没有等圣姑搭话,柳坛主已经快气炸了。日月神教的人把自己的教称作为“圣教”,而中原武林各大派几乎都称他们为“魔教”。

    “莫要着急,他已是粘板上的肉,待会儿想怎么收拾都成。”圣姑劝慰了柳坛主一句,又转过脸来对着陶威言道:“姑奶奶我就是圣姑端木云尚,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呀?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陶威哈哈一笑,言道:“好,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说罢,他除去面纱,冲着圣姑一笑,道:“圣姑,可识得老朽否?”

    圣姑哪会识得他啊,不过有认识的,就看贺昌兴手捻须髯冷笑了一声,对圣姑言道:“此人就是崆峒派的三当家,江湖人称‘踏雪无痕绝形叟’陶威陶正然,专爱偷鸡摸狗,做一些夜行人的勾当,为武林道所不齿。”

    陶威听罢不怒反乐道:“哎!对喽!还是你‘毒蜈蚣’识货呀。你们魔教的人个个都是行的端坐的正,专门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深受天下武林同道的爱戴啊!”说罢,还把大拇指高高竖起。

    陶威表面称赞,实则是在反讽。圣姑是何许人啊,怎能不清楚他的用意,冷言道:“陶威,就凭你敢夜探星耀台,还算是有些胆色,你若跪地求饶,姑奶奶一高兴,或许可以饶了你的狗命,如若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陶威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武功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而对面的这位圣姑,武功真是高深莫测,云东来的四大高徒联手都不是人家的对手,看来她跟云漫天的武功应该在伯仲之间,自己就算拼了命也是白给。但转念一想,就这么老老实实让人家捆了也不妥,我死无所谓啊,关键是还有皇甫嵩那,我得想方设法让皇甫嵩赶回卧云庄送讯儿去。想到此,他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冷不丁从背后拔出二尺来长的小片刀,厉声道:“哼!崆峒派没有怕死的小人,只有战死的豪杰!”

    圣姑忍不住大笑了几声,言道:“真是不知死的鬼!谁想过去会会他?”

    话音刚落,就见身旁人影一晃,便落在了场地当中,原来是金鹰坛的坛主。就见他空中双手,短把鹰爪交叉插在腰后,在场地正中站定后,点指道:“陶威,敢在圣姑面前撒野,看来你有两下子啊,也罢!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就让我萧东鹤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吧。”

    “萧东鹤?”陶威失声道,这萧东鹤可不是一般人,相当年占据雁荡山,自称山大王,凭着一手鹰爪拳打遍西北无对手,在江湖绿林道是赫赫有名的。但不知为何,最近十年,他突然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哦,原来他投靠了日月魔教!

    陶威稳住心神,呵呵一笑,抱拳施礼道:“原来是萧大侠!真是久仰久仰,我听说萧大侠的三十六路鹰爪拳独步武林,今日有幸跟您交手,我这趟就算没白来。”说罢,手腕子一抖,小片刀在胸前耍了个刀花,亮出了门户。

    萧东鹤为啥这么着急出手呢?那是有原因的,他也想立功,也想在圣姑面前显露自己的能耐,好取得圣姑的赏识,能够在圣教中提高自己的地位。

    日月神教的组织结构很严密,教主以下设有副教主和圣姑,这两个属于一个级别,再往下便是“风雷雨电”四使者,这些人都是教主最亲近、最信赖的人,都在神教总坛待着,相当于“机关干部”。魔教在全国各地秘密建立了南七北六十三个分坛,每个坛设坛主一名,副坛主两名。这些坛主都听命于“风雨雷电”四使者的调派,属于魔教的“地方大员”。能够担任坛主的,要么是总坛委派过来的,相当于“特派员”,是教主或者副教主、圣姑的嫡系,要么就是日月神教“高薪招聘”的武林豪杰,像萧东鹤之流都属于这一类的。而且神教内部,少教主端木凌岳与圣姑端木云舒貌合神离,这些个坛主也都是“抱大腿”选边站,因此,形成了两派。这次,老教主端木赢方闭关二十年练成九阴寒玉魔功第九层,一出关,就要扫荡中原武林,于是,少教主带着自己的亲信攻打峨嵋、华山和慕容世家,圣姑带着这四位攻打卧云庄。

    眼前是崆峒派三大高手之一的陶威,强弱正合适,萧东鹤岂能让机会溜走,他毫不客气,双脚一点地,身子腾空一丈多高,一招“大鹏展翅”,身子在空中盘旋数周,猛然下坠,双脚直踢陶威的天灵盖,这一出手就是杀招!

    陶威赶紧身子一矮,缩颈藏头,就地一个躺倒,使出一招“兔子蹬鹰”,双脚正蹬住萧东鹤的双脚,就听“啪”的一声,萧东鹤借力,身子腾空再起,在空中打了个旋子,脚朝上,头朝下,探出双爪,猛抓陶威的后脖颈。这一招真毒辣,倘若抓住脖子骨,凭着他的鹰爪力,什么样的铁脖子也能拧断。知道危险,赶忙一个侧转身,右手小片刀从下往上撩,直扫萧东鹤的手腕子,萧东鹤这一招并未使老,见势不妙赶忙空中变式,腰眼儿一叫劲,身子斜飞出五尺多远,这才双脚落地。

    鹰爪拳本就是快准狠,绝形叟的拿手功夫就是轻功步法,两个人插招换式斗在一起,身形步法奇快无比,在圣火的照耀下,就像两团白雾一般,魔教教徒们眼神不错地盯住二人,真是看呆了。一口气斗了三十多个回合,仍然不分胜负,萧东鹤心道:罢了!这陶威陶正然号称“踏雪无痕绝形叟”,原以为是浪得虚名,今日这一交手,果然有本事,真是名不虚传呐!

    陶威在这里拼斗,其实就是为了给皇甫嵩赢得逃走的时间,此刻,全场的人都被这场打斗吸引。皇甫嵩蹲在后面迟迟未走,为什么?皇甫嵩那也是侠客的身份啊,人家陶大侠在这里玩命儿,自己躲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想要冲出来帮忙,但脑瓜子又冷静了一下,漫说是自己上,就是十个皇甫嵩也无济于事啊,这里都是魔教的人,顶尖高手就有五个,自己的武功比陶大侠也厉害不了多少,上去也是白白的送死。

    皇甫嵩内心很痛苦,他闭上双眼,眼泪仍然流了出来,但此刻他还是做出了决定:送讯儿要紧!接着二人比武决斗的声响,自己施展夜行术,脚尖儿着地,膝盖顶住前胸,在帐篷的空隙之间穿梭,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绳索近前。他回头望了望陶威,此刻陶威还在与萧东鹤殊死搏斗呐。

    皇甫嵩狠下心来,双手抓住绳索,双脚蹬住崖壁,身子更猿猴一样“哧溜哧溜”往上攀爬,速度可不慢,眨眼之间就爬到七丈多高,眼看崖顶就在眼前,只要再往上爬五尺,就能扒住崖边儿了,就听脑后恶风不善,他吓的打了冷颤,赶忙锁住脖子,一支冷箭贴着他的头皮,正射中牛筋绳索,弩箭锋利无比,牛筋绳索被射穿,再加上皇甫嵩的体重,绳索登时就断开了。皇甫嵩整个身子悬在空中,只有双脚蹬住崖壁,绳索一断,这可惨了,直挺挺就往地上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