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情定冷男·胖芙 > 正文 分节阅读_7

正文 分节阅读_7

作品:情定冷男·胖芙 作者:胖芙 字数:169313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鲁秋蝶眯起尖锐的眼,“不然我怎麽会知道你如此可恶?”

    主爷风流惯了,他一定只是尝个新鲜,这女人以为她能受宠多久?爷儿疼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会对她好到骨子里。可一旦兴没了,就冷情地抛开……她在爷儿身边这麽久了,怎麽可能不知道?

    “你才是小人行径!为什麽偷听我们讲话?”姬雁儿气极了。

    鲁秋蝶怒道:“要不是我刚好经过,会知道你怎麽搞破坏吗?”

    姬雁儿也没这麽好欺负,她回嘴道:“那都是事实啊!”

    既然鲁秋蝶都找上门了,乾脆就来讲清楚!她也不想再看到鲁秋蝶围著庆哥哥打转了,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心窝就揪成了一团。

    “昨天庆哥哥怎麽说的,你都听见了,你就放弃他吧!”

    “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鲁秋蝶幽幽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坚定。

    她外表虽柔弱,可却有一颗坚韧的心,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她不会轻易退缩的。

    抓著姬雁儿的手渐渐收紧,鲁秋蝶的脸上变化万千,有不甘心、也有怨慰,抿紧的下唇微微抽do,没办法反驳姬雁儿的话。

    她的指甲深深陷入姬雁儿细腻的肌肤里,怒气加剧。姬雁儿痛缩了肩头,咬了咬牙,不想示弱,又挺直了身。

    “就是说嘛!尉主爷对你没意思,他心里只有小姐一人而已。”小翠一拐一拐地走过来,用力拍掉鲁秋蝶的手,“小姐,你的手没事吧……天啊!都肿成这样了。”

    小姐的手被鲁秋蝶尖锐的指甲掐得瘀紫,好好的纤纤玉手……

    天啊!小姐真是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尉主爷看到这伤痕一定会大发雷霆的!鲁秋蝶平常欺负她也就算了,忍一忍就没事了,但她居然敢伤了小姐,她怎麽能放任不管?

    小翠一副母鸡悍卫小鸡姿态,举著手,气极地说:“你这女人,你根本就配不上尉主爷,少在那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她大口换气後又说:“我家小姐将来会是这里的主母,你居然敢以下犯上?!”

    姬雁儿听到小翠口不择言的气话,连忙阻止,“小翠,别说了!”这样太伤人了!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只是鲁秋蝶爱错人。

    “小姐,她就是看你好欺负,现在我才不让她呢!”小翠站在鲁秋蝶面前,挑衅地抬起脸直视著鲁秋蝶。就是从来没人这样跟鲁秋蝶说,她才会如此目中无人,她今天豁出去了。

    “没你说话的份,滚开啦!”鲁秋蝶又推了小翠一把。

    眼尖的小翠早就料到鲁秋蝶会有此举动,机灵地旋开身子。

    不料,鲁秋蝶扑了个空,一个步伐不稳,往前面的楼阶倒去,“啊……”

    “天啊!”姬雁儿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鲁秋蝶往下坠的身子,却落了空,眼看鲁秋蝶摔了下去,发出一声巨响。鲁秋蝶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吓坏了主仆两人。

    “小翠,快去叫人来,快点!”姬雁儿赶紧跑了下去,想要扶起鲁秋蝶。

    “我的脚……好痛!”鲁秋蝶痛叫著,仍不忘推开令她讨厌的女人。“别碰我!”

    “别这样……你都受伤了。”姬雁儿轻柔地说,虽然她不喜欢鲁秋蝶,可是也不能放著她不管呀!鲁秋蝶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站都站不起来,却不让她靠近……

    “哼……”鲁秋蝶冷笑一声,不悦地挥开姬雁儿的手。不需要她假好心!

    麽会变成这样?姬雁儿心中的不安蔓延开来。虽然她没有错,可是会发生这种意外也是因为她的关系,思及此,罪恶感就涌上心头。

    姬雁儿微蹙著眉心,心想小翠怎麽这麽慢,“你忍著点,我去找人来。”

    孰料她一转身,就撞上一堵厚实的人墙。

    啊……好疼!她摸著被撞著的俏鼻,抬头一看,尉元庆就站在她面前……他什麽时候来的?

    她心中的不安扩散开来,双手越发sh冷。

    尉元庆看到倒在地上的鲁秋蝶,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是怎麽回事?”

    姬雁儿正打算开口时,鲁秋蝶却抢先说道:“都是我不好。不小心跌了下去。您千万不要怪雁儿小姐!”

    方才,她就是瞧见尉元庆走过来,所以她才故意跌了下去。

    这样说的话,肯定能让主爷以为是姬雁儿推她下去的!

    尉元庆沉著脸没有答腔,暗藏精锐的眸子看了姬雁儿一眼,然後就抱起受伤的鲁秋蝶大步离开。

    鲁秋蝶轻轻靠在尉元庆的肩胛上,对上姬雁儿惊慌的大眼,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庆哥哥……”姬雁儿心口一紧,他该不会相信鲁秋蝶的话吧?

    一定是的!他怎麽可以连问她一句都不肯,就这样走掉?

    姬雁儿咽下苦涩,不让委屈流露出来。

    “小姐!小姐!我带人过来了。”小翠带了两名男丁过来。却没看到受伤的鲁秋蝶。“咦?人呢?”姬雁儿默默无语,心魂游离,迷蒙的双眼望著尉元庆离去的方向。

    她的心好疼……

    鲁秋蝶忍不住掩手一笑,这可是主爷头一回踏进她的闺房呢!

    “我的乖女儿,伤得严不严重?”鲁老焦急地检视鲁秋蝶的伤势。鲁秋蝶静静躺在床榻上,接受老大夫的看诊。虽然脚伤隐隐作痛,可是她的脸上却有得逞的微笑。

    只要主爷在身边关心她,一切都太值得了。

    “爹,别担心嘛!应该不碍事的。”她柔柔地拉了拉父亲的衣袖。“多亏主爷抱我回来呢!”鲁父方才急急忙忙冲进来,经她一说,这才发现主爷的存在。

    “多亏了主爷。请问发生了什麽事情?蝶儿怎会从楼梯上跌倒?”

    尉元庆半掩著眼眸,不发一语,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麽。

    鲁秋蝶连忙抢著说道:“是我自个儿不小心摔著,爹别大惊小怪嘛!”

    “怎麽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鲁老抚著女儿的头,担心地说,然後转身又说:“主爷。真是麻烦您了。”

    尉元庆负手於後,似笑非笑。

    老大夫仔细看过鲁秋蝶的脚伤,起身说道:“姑娘暂时不能走动,尽量让她在床上休息。”

    “听见没?不要像个野丫头到处惹事。”女儿的行径,鲁老清楚得很。“随老身去抓药吧!”老大夫背起药箱。

    “好的,麻烦多关照了。”鲁老客气地哈著腰,跟著老大夫出去。

    大夫和鲁老出去後,房里变得有点沉闷,主爷从抱她进来後就没说半句话,让鲁秋蝶有点坐立不安。

    他该不会知道了什麽吧?就在此时,小翠轻轻推开了门,探头一喊:“鲁姑娘,我家小姐来看你了。”

    姬雁儿踏进屋子,美丽的面容有点发白。鲁秋蝶看到她进来,脸上表情骤变。

    瞧了主爷一眼,她还是只能佯装笑脸,“哎唷,姬小姐怎麽来了?”

    “看过大夫了吗?”姬雁儿雪白的贝齿咬著下唇,步上前去。“你的伤……有没有大碍?”她垂著脸低声问道。

    “嗯……刚才请大夫来看过了,要我好好静养。”鲁秋蝶勉强一笑。

    快离开她的房间!她一点都不欢迎她,少在那儿猫哭耗子了!她抬头看了主爷一眼,果然,他的眼神马上就转到姬雁儿身上去了。

    “嗯……那你好好休息。”姬雁儿尴尬地点了点头。刚刚指著她大骂的人,现在却变得如此和善,让她心中笼罩著诡异。

    她偷偷瞄了旁边的尉元庆一下,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我不打扰了。”她嗫嚅地说:“改天再来看望你。”

    尉元庆从姬雁儿一踏进门,邪肆的眸子就紧盯著她惨白的丽容,俊美无俦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的痕迹。

    见她作势要离开,他倚在床柱边的大掌突然拽住了她,然後便往外走。

    “主爷……别走啊!”鲁秋蝶焦急地喊叫。尉元庆头也不回,如一阵狂风,没人能掌握他。

    门外,两人的身影亲密地交相重叠。

    尉元庆将姬雁儿锁在屏帐和自己之间,阴郁地看著她。

    “为什麽不看著我?”他一手抵在她的脸旁,低沉地问她。

    “我没有。”姬雁儿摇头否认,语气微颤。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住她,令她感到沉重的压迫感。

    “爱说谎的小骗子!”他深沉的脸庞逐渐放大,越靠越近。

    姬雁儿脸儿一红,又羞又气,说不出话来。尉元庆嘴角一撇,低柔地笑了。听到他扬起的笑声,她缓缓抬起泛红的脸蛋,满是疑惑。为什麽他还笑得出来?他不是误会她了吗?

    看她的表情,尉元庆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麽,真是单纯的小女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他一派轻松地说。

    这个该打的小女人!总是胡思乱想。那点小把戏,他若分辨不出来,怎能有今日的成就?

    “什麽?”姬雁儿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一眨,瑰红的小嘴微启。

    她晶莹的眸子总是在勾引他,让他心动不已;而红艳的唇瓣则是罂粟花,那致命的毒药,他却甘愿摘取她的甜美。不可自拔地迷恋。他猛地拉过她的身子,狠狠吻住她冰冷的双唇,粗暴地啃咬她脆弱的唇瓣,阳刚的男人气息充溢在她的呼吸之中,让她躲也躲不开。

    “唔……痛……”他封住她的叫喊,用力握住她的小蛮腰。

    防止她企图逃离的举动,狠狠地掠夺她的唇,直到她变得柔软,才满意地松开。

    薄唇上沾了有如樱色的鲜血,他半掩著眼睑,伸舌舔si那腥甜的味道,露出邪气的微笑。

    “你……你做什麽?”她张著绯红的唇瓣,抚著胸,大口大口地喘气。他邪肆的俊脸玩世不恭,比女人还要妖艳的眸子紧盯著她不放,让她心跳不已,觉得自己好像待宰的羔羊。

    他低柔地说:“这是给你的惩罚。”然而他真想把她锁在怀里,用力打她的俏臀,直到她求饶。

    可是,打在她身,会痛在他心。

    “罚我什麽?方才是她自个儿跌下去的。”姬雁儿垮下了睑,委屈地说。他撇嘴又说:“你是该罚!谁教你对我没有信心,总是惹我生气。”

    “啊?”他说什麽?

    “我知道她是存心做给我看。”尉元庆原本吊儿郎当的神态一变,不在意地哼道:“我不想拆穿她罢了!”

    啊?她真不懂他在想些什麽?她一想到刚才,心就好痛好痛,怕他真的误解她了。尉元庆精敛的眸子一掠,仿佛看穿她拘想法,他顿了顿,“想知道为什麽?”

    姬雁儿点了点头,“嗯……”她心想,他深沉的心思,永远让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