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昭仪秘史 > 正文 分节阅读_15

正文 分节阅读_15

作品:昭仪秘史 作者:婀娜 字数:18261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大腿根一阵子窜皮儿似的痒,好像身寸.米青前兆,多亏他经验丰富,把持得定,否则就要在爱妾面前丢了大人了。

    合德觉得越来越胀,刘骜连耸几下,虽然还没尽根,那亀头都杵到她花心儿上了,前面没了路,被她包裹住的地方紧缩有力,美得妙不可言。

    刘骜那肉木奉青筋bo起,有力的菗餸开来,一道道暗红色的血丝挂在龙阳上,合德的呼息不稳,有些气喘,要是他慢些儿,那充塞的感觉也有些快乐,但若是快了,就又麻又痛,好像大棒子往那柔软的地方猛捅似的。

    “哥哥,可慢些儿,好疼……”

    刘骜一会儿捧著她杏眼桃腮的小脸蛋,爱不释手的猛亲,一会儿两个手掌扣住她一对丰乳,中指尖儿点磨她一对儿红樱桃,合德觉得又酥又麻,浑身连脚趾尖儿都红了,下面流了些水儿,让皇帝把仅余的一寸肉木奉子都捅了进去,两个卵蛋撞在玉门上,撞的她闷哼一声。

    “合德,如何啊?”

    “哥哥,还有些疼,你慢些,也有些舒服了……”

    合德的俏脸,一会粉,一会白,刘骜有些忍不住了,豆大的汗珠子“劈里啪啦”的往下掉,甩在她头上脸上,合德两手改抓著床账,忍著那亦好受亦难受的罪,又被他抓回来,圈住他脖子,他的屁股耸动,开始加快速度,急抽猛送,干到她花心儿搓顶两下,合德畏疼,缩的紧紧的,阳巨在销魂的包握下几度欲射,都叫他粗喘著忍了下来,心道:赵合德果然不一般,就是个娇媚狐妖投的胎,不把朕的魂儿吸走是不行的。

    她那里面纠纠缠缠咬著成帝的阳wu不肯放,勾住顶端不住的xi吮,花心的嫩肉钻进龟眼里一阵麻透背脊的刺激,成帝不管不顾了,拉开她的大腿,重重的刺入抽出,用荫.经狠狠的干弄,赵合德下面一张小嘴儿哪容得过来,强勉支应著,吞吐的著龙阳,一阵阵胀痛和著被充塞的快感,也不知是喜是忧了。

    刘骜一面亲著她的耳根,shsh的舌头吸著她的耳垂,一面干她的小嫩xu儿,那青春曼妙的玉体真让他著迷,蜜xu里的花肉儿收缩越来越有力,紧紧的钳住肉木奉,又是xi吮,又是啃咬的滋味,言语难描,几乎前所未有。

    “好宝贝,真是好紧,又暖……”

    “哎……啊……”

    刘骜一面咬著牙猛干,一面罩著她一对酥乳乱捏,那一对儿俏挺的nai子已经给他捏变了形,下面也被他菗餸的一片狼藉,花唇又红又肿,翻入撅出的,让肉木奉子生生干得霪水淋淋,逐渐滑溜,和著菗餸的节奏,正“唧唧”的作响……

    “刘骜……哥……嗯……嗯……”

    合德被他干得死去活来的,语无轮次的吟叫著,两腿盘在他腰上,他的耻骨抵贴著她的,荫毛糊在她的xu口,又sh又粘,两颗阴囊还不住的啪打她的臀肉,“啪啪”的捣撞。

    “娇娇……好妙的小xu儿,朕爱死你。”

    “不行了,刘骜哥,合德要死了……啊……”

    “怎麽会死呢?呵,再说,朕也舍不得,磨两下花蕊儿就好了。”

    汉成帝缓下来,手把在她腰上,屁股转动,用亀头磨弄花心,刮蹭花蕊,慰贴花ji,合德只觉得的昏昏欲醉,两腿儿更是盘紧了他,让那顶端往那面捅,又酥又麻,酸酸软软的,说不上来的畅美。

    “嗯……嗯……”

    “合德,还要吗?”

    “要的,刘骜哥,这样果真舒服。”

    “朕的娇娇,真不害臊。”

    “嗳!”合德惊呼一声,刘骜正使劲插ru,往宫颈里捅她,捅得她肚子都缩起来了,他享受著她下面紧密的收缩,舒服的直吸气。

    “哦……哦……”合德喘息著,粉粉的嫣色飘到面上,更称得她人比花娇。

    “不行,朕要sh了!”

    刘骜低吼一声,拉拔著她一条白腿儿扛上肩,就著烛光看著自已粗大的荫.经肏弄合德的小xu,让它吞让它咽,把她干得失了魂儿以的吟叫,身体一上一下的晃著,头上散乱,小脸像发著高烧,星眸欲醉,真是美不盛收。

    “疼……好疼……”

    “娇娇,朕的宝贝儿……哦……”

    成帝额头青筋暴起,在身寸.米青的一刹那,脸都憋红了,那疯狂的菗餸却不肯停,仍然大力的顶撞,把合德的臀肉拍的“啪啪”直响,忍无可忍之际,猛的一送,亀头插ru宫内,乳白色的米青.液深深的射入……

    合德缩在成帝怀里,像只小猫一样乖巧,刘骜细细的亲了她的眼睛,鼻子,又在唇上流连很久,吸著她的舌尖儿,哺食些津液,合德表现的全然依赖,无比信任,那眼眸里只余下他的身影,容不下别的烦杂。

    “刘骜哥,你会永久待合德好嘛?”

    “会的,朕不待你好,还能待谁好?”他把下颌低在她头顶处,一只手搭在她腰上,捏捏软肉儿。

    合德把面贴在他的胸口上,听著“!!!”有力的心跳,下面被他插过的地方还隐隐的抽疼,像有一只无形的线牵著神经,一拉一拉的揪疼。

    她眨眨双睫,悠悠叹道:“刘骜哥疼我我相信,我就怕皇上记性不好,不过,你说话可要算话,否则……否则,我就回公主府去,再也不踏进皇宫一步!”

    赵合德说到最後,小嘴一撅,到威胁起皇上来。

    刘骜笑一笑,并不当真,道:“朕就怕阳阿公主她没那个胆子。”

    “那我就剔了头到庙里当姑子去。”

    “净胡说,好好的,出什麽家!”

    刘骜皱皱眉。

    “我是说万一,你要是对我不好……”

    “就没有这种万一,你放心吧,朕永远是合德的刘骜哥。”

    “和别人都不一样对吗?”

    “嗯……都不一样。”

    “班婕妤也比不了吗?”

    刘骜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对,比不了。”

    她古灵精怪的又问:“那姐姐呢?姐姐能和合德比吗?”

    “也……”

    “嘘!”合德知道他要说什麽,连忙挡住他出口的话,说:“刘骜哥可要对姐姐好一点,就算是为了合德。”

    “你啊!朕可拿你怎麽好啊!”

    皇上把赵合德紧紧的搂在怀里,像搂著稀世的珍宝贝,想想从前,也有不少人给他献美,但总是把胃口吊的老高,真尝到了又不觉得怎麽样,也就是合德,一点没让他失望不说,还总是出乎意料,就连她气呼呼的谈条件,都特别的可爱、娇憨、招人爱。

    刘骜把灯吹了,哄著合德入睡,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著她的後背,正在这时,外面响起匆匆的脚步声,有两个人在低声对话。

    “等等,皇上和赵选侍已经睡了,有什麽事明天回吧!”

    “哎!烦请姐姐给通报一声,实在是等不了的大事,太後都去班婕妤那里了。”

    赵合德耳朵尖,听到“班婕妤”三个字,动了一动,皇上刘骜已经昏昏欲睡,把她搂紧了些,咕哝一声:“娇娇,别动,快睡。”

    “皇上,外边有人。”

    “睡吧……”

    “不成!”赵合德把他放在胸膊上的大手拉下去,披衣起身,扬声道:“谁在外面,还不进来回话。”

    一名宫女跑进来跪下,“启禀赵选侍,王美人……王美人……”

    “别吞吞吐吐的,王美人怎麽了?”

    赵合德脆声问,刘骜也把眼睛睁开。

    “王美人不好了,她……她滑……滑胎了……太後请……皇上过去……呢!”

    刘骜一听,咕噜一声,从床上翻坐起身,惊的一点睡意也无了,颤著手指著宫女:“什麽?!你有胆给朕再说一遍!”

    (0.82鲜币)第十三章 温柔乡(低h)

    合德情绪来的很快,好像真的关心王美人和皇嗣一样,呼一声:“怎麽会这样?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便戚戚哀哀的恸哭起来,刘骜看她美人垂泪,觉得她真是善良可爱,心里一片柔软,拍拍她的小手,说:“娇娇,你歇著吧,朕去看看就过来。”

    赵合德披了一件外衣,便追出去。

    “刘骜哥,我同你一起去吧。”

    “好吧。”

    两人到在殿外,宫人已经准备好肩辇,刘骜抓著赵合德的小手一起登车,合德摇摇头,道:“皇上,奴婢卑贱,怎可与天子同乘,不合规矩。”

    刘骜俯身在她耳旁低语,温温的气息拂在耳根,痒痒的像羽毛在搔:“娇娇刚才还与朕同睡呢。”

    赵合德羞的脸都红了,低著头不吭声,刘骜抄起她,抱在怀里,摸摸小脚道:“怎麽靴子也不穿一双,冰凉冰凉的。”

    “皇上。”赵合德把头埋进他怀里。

    赵飞燕此时也得了消息,心里到有几分窃喜,皇上没有子嗣,谁先怀上,谁将来就母凭子贵,连太後都说,四妃的位置空著呢,将来谁有皇子,谁就能封妃,地位仅仅次於皇後。本来她一直羡慕王美人,虽不得宠,但贵在有身孕,谁不让她三分?可现在她的孩子没了,大家又站在同一起点上,重新争个高下,她又有皇上宠爱,还怕这位份不是一路高升吗?

    看著皇上的肩辇走了,曹宫服侍她穿衣梳头,都是最简朴的样式,这样的日子,打扮是要不得的,不过她清水芙蓉的一张俏脸,不施粉黛,也足以倾倒众生了。

    赵飞燕用红纸印印嘴唇,嫌太豔,又擦淡些,在外面抹了点香油滋润,照照镜子,觉得很是清丽,“合德呢,去叫她来,一起去凑个热闹。”

    曹宫道:“赵选侍跟皇上先过去了,就在肩辇上坐著呢。”

    飞燕听罢一默,刚刚的好心情去了一半,皇上带著妹妹走了,也没想到要叫她一声,而且……还同乘了肩辇。

    “婕妤娘娘?”

    “嗯。”

    赵飞燕站起身,曹宫帮她披上斗篷,“晚上冷,小心著凉。”

    “曹宫,你随我一起去吧。”

    班婕妤的轩宸殿,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嫔妃,都在冷风里瑟瑟发抖呢,但是热闹谁不喜欢看没有个结果之前,哪一宫哪一殿的娘娘也没走。

    太後王政君看著床上奄奄一息的王美人,用帕子沾了沾眼泪,道:“我苦命的儿啊,怎麽就这麽福薄,我王家到底是造了什麽孽了。

    许皇後道:“母後,还请节哀顺便吧,身体要紧,皇上康健,又值壮年,皇嗣总会有的。”

    明明是好话,可是谁让太後看她不顺眼呢?

    王政君冷冷的撇她一眼,“这下你称心如意了吧?”

    “母後何出此言啊?”

    许皇後大喊冤枉,往地上一跪,掩面不住的抽泣。

    “哭什麽哭,人还没死呢。”王政君又加一句:“晦气!”

    许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