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弟弟都是狼》 > 正文 分节阅读_29

正文 分节阅读_29

作品:《弟弟都是狼》 作者:妖舟 字数:559493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育体制之外的人。

    博闻强记,涉猎广泛,大学时代横扫整个图书馆的传奇人物。

    习惯:答完题目后有时会在考卷上写下一些惊世骇俗的独到见解把阅卷老师吓一吓……有时第一个交卷,有时最后一个交卷,全看该考卷对他的吸引度。因此,教授间暗中流传的比较考卷出题水准档次方法之一就是看秦守在该卷子前坐了多长时间……

    成绩:一路保送。

    结论:牛,没有理由。

    ——考试end——

    *3驾照

    木文君

    为了省驾校培训费,由秦守手把手教起来……也因此造就了木文君骠悍的黑帮逃命式驾驶技术……

    考试后:

    秦守:“过了吗?”

    木文君:“不知道。”

    秦守:“哦?怎么会?难道考官什么都没说?”

    木文君:“他昏过去了。”

    秦守:“……”

    最后,为了防止木文君心疼考试费打水漂而发飚,秦守通过非法渠道直接从公安局给他弄了一张驾照回来,并谎称丫考过了……

    阿少

    从小就帮老爸开车,在云南那九转十八弯难度骨灰级的盘山公路培养下,驾驶技术惊心动魄耸人听闻(八要乱用成语)……

    某日:

    木文君:“小少,你不去考驾照么?”

    阿少:“为什么要考?”

    木文君:“没有驾照,以后开车被警察拦住怎么办?”

    阿少:“他们追得上我么?”

    木文君:“……”

    于是,某人长期的无照驾驶……

    一航

    抽屉里收着各种型号车的驾照。

    木文君:“考这么多干嘛?”

    一航:“这样不论你喜欢坐什么型号的车我都可以应付。”

    木文君:“……啊,其实我比较喜欢步行。”

    小枫

    刚开始只骑摩托,称霸飞车党的飙车王称号许久……无照驾驶。

    后来成哥教丫开汽车,连废三辆车后,确认其毫无开车天赋,放弃。

    驾照考试后:

    成哥:“过了么?”

    小枫:“过了。”

    成哥:“居然过了?”

    小枫:“嗯,那车爆炸了,我把考官拽出来以后对他说:如果不让我过,老子就年年来考……于是过了。”

    成哥:“……”

    由于开一辆废一辆,在周围所有人的默认下,这厮基本还是骑摩托。

    小俊

    接受从玩滑板到骑摩托到开汽车到开火车到开游艇到开轮船到开直升机到ca纵滑翔器的所有专业训练,但年龄不够,没有驾照。

    此人意外的遵守法规,从不无照驾驶。

    木文君:“那你偷东西的时候怎么办?总得有交通工具吧?”

    小俊:“距离近的小跑,距离远的乘公车,时间太晚就打出租……”

    木文君:“……就某方面而言,你相当彪悍。”

    秦守

    虽然有司机但一般喜欢自己开车。

    具体采用的驾驶技术随心情和车上坐的人而定。

    喜欢一个人去野外狂飙,开发爱车的最大功率;喜欢在红灯的时候卡着停车线刹车,并以提高轮胎压线精准度为乐;当木文君在车上时,喜欢增加急刹车的次数从而人为提高意外性亲密接触的概率……

    木文君:“反正你家有司机,还费劲考驾照干嘛?”

    秦守:“因为只有两个人在车里时可以发生很多事。”

    木文君:“……以后我还是挤公车吧……”

    ——驾照end——

    *4 被无良作者活活跳过的情人节

    那一天,风平浪静的表面下,众人各自罪恶的狩猎计划渐渐成型……

    狩猎对象:木文君

    狩猎目标:木文君亲手送出的巧克力

    时限:2月14日零点到2月15日零点

    手段:不限

    清早

    电话铃响起。

    睡眼朦胧的木文君:“喂?”

    秦守:“小君,下午来公司的时候给我带点东西。”

    又倒回软软被子中的木文君:“……带什么?”

    秦守:“自己想。”

    木文君:“……啊?”

    秦守:“带错了扣你年终奖金。”

    瞬间清醒的木文君:“啊?!”

    电话挂掉了。

    木文君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痛苦思索半天无果,最后推醒旁边的小俊。

    对节日没什么概念的人a:“小俊呐,你四叔如果忽然让你带东西给他又不说带什么一般是什么东西啊?”

    对节日更没概念的人b,揉了半天眼睛,打了个呵欠:“……新款便携式手枪吧……”

    上午

    小枫伸手勾住木文君的脖子,死缠烂打:“我要巧克力,我要巧克力,我要巧克力!”

    木文君,面不改色的在键盘上飞快挥舞着爪子:“我没钱,我没钱,我没钱。”

    小枫,唰的掏出一堆大钞,没错就是乱糟糟的一堆,别指望在他的口袋里钞票能整齐的叠成一摞……

    小枫眼睛闪亮:“没关系,我有钱。”

    木文君,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有钱还让我给你买?边儿去,没看见我在打资料吗?”

    “……”没想到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的小枫呆坐了一会儿转身下楼……

    中午

    从学校到家里一路上都被女生围追堵截的阿少,左手拎着一袋午餐用蔬菜,右手抱着一大堆被强塞的巧克力,满脸杀气和不耐烦的回来了!利落的用脚踹上门,转身冲进了厨房……奔跑中有一包巧克力掉在了地上……

    无意中捡到巧克力的木文君,“这什么?是谁的?包装得这么女气……”

    一回头看见厨房里阿少忙碌的背影,木文君有点感动,心想这半大小子帮了自己多少忙啊,自己也没什么表示……

    “小少,这个送你。”木文君把那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递了过去……(借花献佛的烂人……好孩子千万不要学他)

    阿少扫了一眼,表情立刻变幻莫测,“表哥……你什么意思?”

    “啊?没什么,就算是……犒劳你这么辛苦帮大家做饭吧!”木文君笑笑。

    阿少一脸明显是不相信的表情,“那为什么今天送?”

    因为是今天捡到的……

    木文君的脸上依旧笑容如花,一双明亮的眸子温和的盯着阿少:“小少真奇怪,问这样的问题有什么意义?只要这份情意是真心的,在哪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

    阿少看着他的笑容,眼神柔和下来,伸出手接过巧克力,顺势揽住木文君的肩,若有所思:“是啊……只要这份情意是真心的……有什么区别呢……”

    阿少的搂着他的手慢慢滑下,最后轻轻拍了拍木文君的背,笑得十分阳光:“表哥,还是你比较看得透。”

    下午

    木文君刚下班,就收到一航同学打来的电话。

    “什么?一航生病了?!”

    木文君火速赶到t大校医室的时候,一航正坐在雪白的病床上优雅的翻着泰戈尔的诗集,脸色有点苍白,但总体还不错。

    “你……真的生病了?看不出来啊……”木文君气喘吁吁放下公文包,在病床边坐下。

    一航看着他跑得有点泛红的脸,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浑身发冷,刚刚不小心晕倒了而已。”

    “都晕倒了还叫没什么?!……发烧了么?”木文君伸手撩起一航的留海儿,把额头轻轻贴上去……

    两个人的脸贴得那么近,一航看着木文君近在咫尺的嘴唇,甚至想直接吻下去……

    “奇怪,不烫,倒是凉得吓人……”木文君直起身,有点担忧的看着一航,心想这说不定是另一种重病的症状……果然病了……

    那是因为我体温本来就比常人低,而你又是跑过来的,体温自然会升高……一航看着木文君,笑得有点狡猾,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安慰道:“没事,休息一下吃点高热量的东西就好了。”

    “真的吗?不行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就是医生,你信不过我么?”

    “那就好……”木文君叹口气站起来,“你想吃什么高热量的东西?我去买。”

    一航的笑容更狡猾了,在干净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啊……就巧克力吧。”

    晚上

    半夜回来的小枫先去浴室把身上的血洗了洗,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有点压变形的礼品盒,转身扔给正在打电脑的木文君,“送你的,要吃光。”

    木文君茫然的拆开扎得挺难看的小盒子——难道是他自己包的?

    一股香浓甜美的巧克力味道溢满整个房间,木文君一愣……

    盈盈的电脑屏上忽然跳出qq每日新闻的对话框,头版头条:

    情人节的献礼

    “咦?”

    ——被无良作者活活跳过的情人节end——

    ——spark?2各有门路 end——

    act27

    心乱

    成哥死了这件事造成的结果远没有它本身来的干脆利落。

    b市的黑色势力顿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混混们群龙无首,老江湖们各作打算,背后的秦家却没有任何表示,简直像有什么阴谋一样,秦守连公共场合出现的次数都变少了……

    沉默往往会被解读成放任,各方势力于是蠢蠢欲动,警方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二十四小时全副武装轮班,随时准备应对大规模的火拼……

    这些都是木文君回到b市以后才知道的。

    那天小俊带着一群人找到破木屋里二人的时候,阿少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过去了,木文君也因为受寒发了高烧,大病一场……忙着送人进医院和被送进医院,木文君甚至没空去追究到底是谁对自己下的杀手。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小枫在半夜来看过他一次。不知道他是怎样绕过门外守着的小俊的,木文君睁开眼睛的时候,淡蓝色光晕渲染着的病房里,小枫静静地坐在床边。

    这个飞扬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从来没这么安静过……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紧紧地握着木文君的手,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木文君想开口,就被他吻住,再次开口,就是唇齿的再次覆盖……好像不想听见他的口中问出任何事情一样……木文君不敢张口了,他就默默的盯着他,只是盯着,好像要把他的模样他的眉眼他的每一寸肌肤都透过眼神牢牢刻在心里一样……

    月光照在淡蓝的窗帘上,透析成冷色调的光把整个房间包括房间里的两人都镀上了一层雾般轻柔的蓝色……两个人就在这样似幻似真的蓝色里沉默着坐着……

    木文君隐隐的感到,面前这个气质大变的男孩要离开了,他要去走自己的人生道路,展开自己的征程,却很可能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自己究竟是否该拦住他?

    闭了闭眼,木文君苦笑……什么是对的?生活在什么方向?自己还不是在苦苦探索?庸人自扰,指手画脚,他都不需要……

    长叹一口气……罢了……

    毕竟在病中,木文君很快就在这异样的安静中昏睡过去了……小枫则就这样看着他呆呆的坐了大半夜……

    清晨,小枫起身要离开的时候,木文君忽然惊醒……插着针管的手微抬起拉住他的小指,木文君眯着眼睛轻声说:“小枫……不管你要做什么,无论如何,要对得起自己……最好,也对得起良心……”

    小枫侧过头垂下眼睛看着木文君,慢慢开口:“如果……只能在两者之间选一个……我该怎么办?”

    木文君目光落在远处,最后闭了眼,清晰道:“……要对得起自己。”然后仰起头看着小枫的眼睛,“……因为我相信,你是有良心的,你比你自己想的要善良得多,小枫,你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