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演义级猛将 > 第九十七章 留谜语

第九十七章 留谜语

作品:演义级猛将 作者:酥肉丸子 字数:43155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祥庄

    尹晓急急忙忙的带着伙计来到颜魁所在的包间,看到门口伺候的伙计,连忙询问。

    “里面的贵客吃好了吗。”

    替代那个报信伙计,在包间门口伺候的伙计见东家来了,不敢怠慢,闻言忙回道:“还在吃,客人食量大,只一席不够吃,又要了一席。”

    尹晓又问:“贵客对宴席评价如何?”

    伙计有些奇怪的看了满脸紧张的东家,老实回答道:“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小的进去送菜,看几位客人吃的还挺高兴的。”

    “爱吃就好,爱吃就好。”

    尹晓松了口气,吩咐伙计:“叫你去交代后厨,这一桌的菜品要洪师傅亲自做,一定要用心,这是我们得罪不起的贵客。”

    伙计应是,转头去了后厨,尹晓又看向刚才给他报信的伙计:“交代迎宾,从现在开始,不再接客,直到这桌客人离开,另外,附近的几个包厢也都派人催催,打个折,让他们赶紧吃,吃完了走。”

    报信伙计看自己东家这么大动干戈,心里也不由紧张了起来,领着尹晓的命令,连忙上下开始忙活。

    等他忙完回来,发现东家尹晓竟然一直守在包间门口没进去,大吃一惊:“东家……您这是?”

    尹晓摆了摆手:“等贵客吃完了我再去拜见,省得惊扰了贵客吃饭的心情,对了。”

    尹晓从怀里掏出一封刚刚写好的书信和一把扇子,递给报信伙计。

    “去后院领一匹快马,去金庄把这封信交给老太爷,记住,走东城门,东城门守城衙役的头儿认识我的扇子,到时你拿扇子给他看,他自会放你出城。”

    …………

    报信伙计捧着信和扇子,一时有些发愣,原因无他,实在是尹晓这两句话里边有太多的信息供他消化了。

    连夜送信,违反宵禁规定,买通守门衙役出城门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东家让自己去金庄,金庄是什么地方,自家老太爷金三爷的大本营。

    奶奶,里面这位是什么来头,自家东家不过是看见对方来店吃个饭,就这么兴师动众,现在竟然还要惊动老太爷。

    对了,自己刚才似乎听见哪位主事的大汉敬酒时自称了一句,说的什么来着………嗯,颜某………

    颜!!!

    报信伙计眼睛一下睁的滚圆。

    姓颜,不会是那位吧,嗯,身材对的上,有兵味,还真是那位爷,怪不得东家这么慎重………

    伙计在这头脑风暴,尹晓缺觉得这小子呆呆愣愣的,一拍他脑门:“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伙计回神,赶忙点头,然后转身离去,他此时知道了包间里面客人的身份,自然知道这客人对自家东家和老太爷多么重要,自己要是没办好差,事后一定被他们活吃了,所以行事越发谨慎小心。

    尹晓不清楚伙计已经猜到了颜魁的身份,他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包厢里面。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里面伺候的伙计出来禀报,说是客人都吃完了,正在喝茶闲聊,尹晓知道,该自己上场了。

    …………

    包间内

    颜魁已经从刚才低沉的情绪中恢复了过来,他捧着茶盏,开口打趣广善和尚。

    “广善,出家人不是不食荤腥吗,你怎么吃的快赶上我了,你这身肉,别都是吃肉吃出来了吧。”

    “阿弥陀佛。”

    广善憨笑的念了句佛号:“大人,小僧是武僧,武僧习武打磨筋骨,得需要食用肉食补充体力,所以我们佛门的武僧大多都不忌荤腥,只是不允许喝酒,然后,食肉的武僧要每月给吃下去的牲畜念经超度,以慰腹中亡灵。”

    颜魁挑眉,笑道:“这个法子不错,当初我在肉铺杀猪的时候,有时候觉得手上杀戮过重,就会往附近的寺庙、道观里捐些香火,以解心宽。”

    广善双手合十:“大人天生心怀慈悲,有大佛缘于身。”

    广善的意思是颜魁乃明王转世,所以心有佛性,颜魁也明白他的意思,摆了摆手,不再多说什么。

    他有佛缘?

    死在他手上的人命都快破百了,贪财好色、嗜酒爱肉,天生下地狱的命。

    佛缘?

    颜魁可不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一套。

    几个人正在包间里说说笑笑,包间房门突然响起敲门声。

    以为是伺候的伙计的颜魁等人并没有在意,叫了一声进来,结果门开人现,他们发现进来的是一个衣着讲究、样貌俊朗的中年。

    “小可尹晓,见过颜都尉及各位大人。”

    看着面前这个一进来就大礼拜见,并道出自己身份的尹晓,颜魁眉头一皱,开口让其起身,然后问道。

    “尹晓?你是这家酒楼的东家是吧,你怎会认识我?”

    尹晓脸上笑容灿烂:“大人您贵人多忘事,几年前,小可岳父六十大寿时,您曾前来赏光,当时小可就在席上伺候,大人当年虎踞神威,小可一见多年不曾忘怀。”

    尹晓这么一说,颜魁还真想起来了,当年是有这么一档子事,不过,当年他可不是给金三拜寿的,而是受人之托,前去向金三要账。

    颜魁记得当时双方闹得很不愉快,自己差点把金三的寿辰变成忌日,亏这位金三女婿还给自己拽出个虎踞神威的词…………

    …………

    尹晓不清楚颜魁心中吐槽,他可见颜魁脸上的恍然,便知道颜魁这是回忆起来了,心中大喜,连忙道。

    “今日大人来小可店中,真是蓬荜生辉,不胜荣幸,这顿饭算小可账上,大人莫要推辞,您灭了黑风岭土匪,我等对您敬仰不已,一点心意,您千万要接纳。”

    是个会说话的。

    颜魁不缺的一顿饭钱,但架不住尹晓捧的舒坦:“既然如此,啊你破费了。”

    “哪里哪里,是小可荣幸,您要是不嫌弃,日后多来小店赏两次光,小可也沾沾您的贵气,兴许生意还能好上不少呢。”尹晓奉承道,

    “哈哈。”

    颜魁大笑:“没想到金三这老王八蛋成天阴着脸,竟有你这个会说话的女婿,怎么样,金三身体怎么样,还能震慑住道上的人吗。”

    “托大人的洪福,小可岳丈身体还算不错,绿林上的英雄也算给面子,一直没起什么冲突,就是……”

    尹晓看了颜魁一眼,一咬牙道:“就是最近和本地一个大户闹得有些不愉快,弄得挺僵的。”

    颜魁饶有深意的看了尹晓一眼,沉默下来,直到尹晓憋的快要按耐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说道:“一大把年纪了,在家带带孙子比什么不好,哪来的这么大火气?

    也罢,我和金三算是老相识一场,你回去给你那老岳丈传个信,让他来驿馆,我同他聊聊,看看能不能帮你们说和说和。”

    尹晓闻言大喜,赶忙连声致谢,颜魁又同他聊了一会,然后准备离开,尹晓亲自送到门外。

    颜魁系上广善拿过来的披风,看向给自己送行的尹晓,指了指他头上的“祥庄”招牌,嘴角微勾,似无意的道了一句。

    “羊肉可是个好东西,固元壮阳,好东西啊。”

    说罢,颜魁大笑一声,带着人迎着夜风离开,只留下尹晓现在门外,若有所思的琢磨颜魁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