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佛系少女婚恋记 > 第七卷 日常 第023章 不折手段

第七卷 日常 第023章 不折手段

作品:佛系少女婚恋记 作者:欧阳葶苈 字数:922385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钱宝微微笑看了眼丁三雅,说:“你猜。”

    她的目光,故作漫不经心在舒琬脸上滑过。

    丁三雅看了看钱宝,又看了看舒琬,摇头轻笑,说:“有钱人的心理,搞不懂。”

    舒琬哑然失笑,说:“只有你,成天想着这个潜那个潜。吴治不是条件蛮好的,他要是成了冠军,也是实至名归啊。”

    丁三雅“切”了一声,说:“吴治进前三甲我没意见,但是当冠军,还差点。他的年纪那么大,脸一旦垮起来也很快的。我们本来就看重他的脸。要是他的脸没法看了,再加上他本来就没有多少表演的经验,很难用演技取胜。到那时候,我们岂不是白捧他了?”

    “那你觉得谁当冠军合适?”钱宝似笑非笑看她,问。

    丁三雅毫不犹豫回答:“当然是郭泳。他是公认的我们这次选秀的颜值担当。”

    “你呢?”钱宝挑眉,看舒琬。

    舒琬的心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李孜的模样。他今年二十八岁,温润如玉,与之说话如沐春风。他温文尔雅,但是不说话的时候,却又带着一丝高冷之气,给人一种洁身自好的禁欲之感。在快餐文化流行多年的今天,这样的男子反而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大家见惯了随便,对有原则有底线的人有了更多的尊重,不再嗤之以鼻。郭泳虽俊,但是太嫩了,还需要历练。而吴治,确实,年纪偏大了。他虽然看着就二十七八的样子,但是体力和潜力毕竟不能跟真的二十七八相提并论。他已经耗不起了。

    舒琬回过神,微笑,说:“我觉得都不错啊。谁当都行。其实冠军虽然起点高,但是未必以后就全靠他了。是骡子是马,谁有观众缘,适合吃演艺圈这碗饭,市场说了算。我的年纪也大了,我的审美,估计也跟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了。”

    “老狐狸!”钱宝和丁三雅异口同声道。

    钱宝和丁三雅都摩拳擦掌,分别给吴治和郭泳刷票。舒琬每天都上网登陆查看排名。看见李孜的排名稳在前五。她松了口气。

    这天吃完饭,舒琬照例坐在桌前,边喝茶,边看齐同跟几几、何何在地毯上胡闹。

    许安文没有照例上楼去练琴。他慢吞吞走过来,挨着舒琬坐下,看着舒琬欲言又止。

    “怎么了?”舒琬看向他,笑着问。

    “表妈,聪白阿姨在参加选秀吗?”许安文问。

    他的家教还不错,虽然无法改口叫黄聪白“妈妈”,但是也没有直呼其名,在名字后面加了后缀。

    “你是怎么知道的?”舒琬问。

    “我听别人说的。表妈,您不是也是评委之一吗?能不能,不让她进入前三甲?”许安文轻声道。

    舒琬有些惊讶,说:“为什么?”

    “我爸爸说,她拿着我们家给的钱,去学习去投资了,现在开了舞蹈工作室,生意挺好的。女人,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行了,出名了日子就过不安生了。”许安文说。

    舒琬想了想,说:“安文,表妈是评委不错。但是,我没有决定权。我们都是跟着大势走的。观众喜欢什么样的,我们就捧什么样的。”

    “表妈,观众也是需要引导的。我这些年,也攒了些钱,有一百来万。我想着,如果到时候她有进前三甲的可能,我就把票投给她的竞争对手。不过我担心,我的钱不够。您能不能到时支援我点?当是我借的。我以后长大了,挣钱了,就还给您。”许安文认真道。

    舒琬伸手,握住许安文的手。许安文的小手凉凉的,眼神清澈得像山涧的小溪,能倒影出舒琬的样子。舒琬看着许安文的眼睛,说:“安文,你知道表妈这个人。我不喜欢多管闲事。你妈妈比表妈还大,她有自己的打算。你说,咱们投钱,把你妈妈挤走。可是,你妈妈也会投钱啊。她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到时候,不过是多费些钱而已。我觉得,她想出名,也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她想当个让你自豪的妈妈。你想啊,她当初为什么不能跟你亲爸正大光明在一起?还不是因为,她家庭条件不好,跟你亲爸不是门当户对?”

    许安文盯着舒琬的眼睛看,说:“表妈,您说的是真心话吗?”

    “当然。”舒琬回答。

    许安文抽回手,说:“表妈,您还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她当年不能嫁入许家,是因为她跟我爸爸好,又劈腿我亲爸。这是望城丑闻。她可以没脸没皮,但是许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人。”

    “安文,我不否认你妈妈做错了事。但是……”

    许安文打断舒琬的话,说:“表妈,我不否认她有苦衷。我还小,不懂。也许真是情难控制。但是,我们不是动物,我们是人。我们如果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这个社会会乱成什么样?我就问您,您帮不帮我?您要是不帮我,我就想其他办法。”

    “你不想让你妈妈出名,真的是怕打扰她的生活?”

    许安文笑了下,说:“别人不了解她,咱还能不了解?你们是要打造全民偶像的。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配吗?我倒是觉得,您应该向你们公司的人提议,把她给除名。”

    舒琬想到,许安文所说的“其他办法”,会不会就是进行爆黑料?

    “表妈,您再考虑考虑吧。如果您帮了我,我一定会报答您的。我要练琴去了,晚安。”许安文说完,起身走了。脚步稳稳,一步一步上楼。

    舒琬看着许安文的背影,若有所思。如果她是许安文,她对黄聪白,会有什么样的感情?是憎恶?还是能体谅她的不得已?她,真的有不得已吗?还是不过是利用了许家?

    晚上睡觉的时候,舒琬还在思考这些事。齐同问:“媳妇,你想什么呢?”

    舒琬把事情跟齐同讲了。

    齐同说:“我也觉得,黄聪白上不得台面。但是她跟黄君承的关系不一般。你动手前,还是跟黄君承通个气。”

    “你对黄君承有顾忌?”

    “他这个人,看着为人谦和,实际却心狠手辣不折手段。”齐同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