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流大小姐 > 正文 分节阅读_100

正文 分节阅读_100

作品:风流大小姐 作者:漫步云端路 字数:120451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不爱她的祁烨也说爱她,这不是贱是什么?好女人不要,偏要坏女人。

    冷家和季家的婚期定了,就在这个月的二十八,现在距离二十八还有半个月之久,然而婚期定了,相对的问题也来了,当初接手处理季氏遗嘱的何律师找上门了。

    “季小姐,好久不见!”

    何律师看着眼前的女人,金框眼镜下充满睿智的双眼闪过一丝促狭,最近她的事迹,他也听了不少,季氏在她的带领下也逐渐扩张,只是现在居然传出她的婚讯,这不得不让他这个大忙人重新跑一趟季氏,不过他却是知道,这一趟定是白跑。

    “何律师有话就快说,我约了人,时间快到了!”

    冷霜淡淡扫了他一眼,这个中年大叔眼里的促狭之意她可是没有忽略,这次过来也只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他们都是聪明人,有的事,不说也懂。

    “咳咳……季老先生的遗嘱……”

    “他是说不能出嫁,又没有说不能迎娶!”

    何律师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当初在季家宣布遗嘱的时候,她就问过这个话题,现在她还真准备占这个空子了,只是要将冷家的独孙迎进门,她迎的进来吗?呵呵,他还真期待这场空前绝后的婚礼。

    “既然是迎进季家,那也就没我什么事了,祝季小姐新婚愉快!”

    “呵呵,冷家的宅子我买过来了,所以新房设在冷家!”

    何律师听到她的话,脚步一个踉跄,这个女人,也太会占空子太会玩文字游戏了吧,买下了冷家的宅子?谁信?现在他们是一家人,怎么说都可以,唉!季老先生这遗嘱上的附加条件是白立了,他这个律师也是当得失败!

    “霜丫头,这一套怎么样?”

    送走了何律师,冷霜就开着她的爱车来到了台湾最大的珠宝商场,她和冷宴城的母亲玉凤娇约了这里见面,说是按照他们冷家的习俗,要帮儿媳选一套首饰。

    本来可以请服务员亲自送上门任其挑选,但冷老爷子一句这样做没诚意就给否决了,而她也不想拂了这位未来母亲的好意,此时虽凤娇手里正端着一套镶着紫钻的铂金饰品征求着她的意见。

    冷霜谈淡扫了一眼,点了点头,她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以前她买的都是全球限量版的,不需要她挑,看上了直接打了电话就得了,更何况这些东西也只是在必要的场合戴戴,其余时间戴这些对她来说是累赘。

    “安姨,这款好漂亮啊!”

    另一边一个漂亮温婉的古典气质美人指着范本上一款珠宝对着旁边一位贵妇人笑靥如花的赞道。

    “嗯,确实很漂亮,很适合你!”

    贵妇人脸上扬起一抹优雅得体的微笑,点了点附和。

    这两位正是相约出来逛街的祁母安韵笙和刚回国的赵家千金赵心怜。

    “呵呵,不好意思,这一款只剩下最后一套了,此时正在那位夫人手中,二位还可以看看别的,这里每一款都不错的!”

    贵妇人顺着柜台小姐的眼神看向那边,待看到两张熟悉的脸时,愣了一下,而后不理会柜台小姐的介招,拉着身边的漂亮女人向那边走去。

    “冷太太过来帮媳妇儿挑首饰啊!”

    玉凤娇闻声抬眸,脸上扬起一丝客套的淡笑:“是祁太太啊!”

    她和这位官家夫人本没什么交集,只是同在一个社交圈子里面,见面也只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此刻她这么热情的过来打招呼,其中的缘由,不用说,她也能猜到一点。

    “季小姐,我想问问我家夜儿怎么样了?”

    此时安韵笙是矛盾的,她一方面期盼她结婚,这样逸儿也就可以彻底死心了,一方面有不想她结婚,她另一个儿子还在异国他乡盼着她呢,虽然他说他不是她的儿子,但是疼爱了这么多年,哪里是说害合就能割舍的。

    冷霜淡淡扫了她一眼,扑捉到她眼里的复杂,心里嘲弄一笑,红唇淡淡吐道:“他和你们祁家没有半点关系,他的事,你们祁家无须过问!”

    这个女人安的什么心思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太小看她冷霜了。

    “你……你……”

    “安姨,您别生气,这位小姐,夜哥哥是安姨的儿子,祁家的子孙,怎么能说他的事和祁家没有关系?”

    赵心怜秀眉轻蹙,一边安抚着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安韵笙,一边不悦的轻斥。

    这个女人的态度真不讨喜,还有,她那话是什么意思?是一个正常人该说的话吗?祁夜哥哥本来就是祁家的人,现在她居然说他的事祁家无须过问。

    她前几天问过祁微,那丫头说祁夜在维也纳进修,现在又和这个脸蛋漂亮性子却狂傲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安姨为什么要问她祁夜的事?

    “霜丫头,既然选好了,我们就走吧!”

    玉凤娇怕这位谁的面子都不卖的准儿媳将事情闹大,便将手中的首饰放到柜台,让小姐包起来,而后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向外走去。

    这位祖宗好不容易点头当她冷家的媳妇儿,现在婚期将近,她可不想平白无故生出什么事端,不然她那宝贝儿子又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冷霜知道玉凤娇不想将事情闹大,便压下心里的不悦,任其拉着走,然而有人却是不肯罢休。

    “季冷霜,夜儿还坐在轮椅上等你,你现在却在这边忙着结婚,你还有良心吗?还是你真的打算将他豢养在异国他乡一辈子,让他在那里等你等到老死?”

    安韵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后对祁夜的爱胜过了祁逸,出声替祁夜鸣不平。

    这个女人现在不能结婚,她结婚了祁夜也就没有盼头了,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如果没有结婚,祁夜还有站起来的可能,站起来了也就会回来找她了,那他们也就可以看到他了,现在除了他们去过维也纳的三人外,爸爸和祁家其他的人还不知道夜儿的事,所以他是一定要回来的。

    “祁太太,这丫头能有这一天也不容易,我们做长辈的就不要去管后辈们的事了,他们年轻人自己会处理好的!”

    玉凤娇是听儿子说过这个苦命女孩往事的,虽然听起来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她相信。

    这女孩眼中的沧桑孤寂她看的出来,以前她还在纳闷,为何一个如此青春年华的女人眼底却是无尽的沧桑和孤寂,那天晚上听儿子说了她的事后,她也就了解了,同时心里对她更是多了一丝心疼,这个女子她应该得到她的幸福了,她儿子有幸成为那个给她幸福人,她是欣慰的。

    “冷太太,这个女人水性杨花,难道你就不怕她给你们冷家抹黑,给你儿子戴绿帽子?”

    安韵笙一心想要破坏婚礼,说出的话不自觉的变得尖酸刻薄恶劣低俗起来,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点贵妇人的样子,幸亏商场现在不是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多,不然人家看到她这样,还不知道只怎么说呢!

    旁边的赵心怜看到这样的她,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安姨一直都是高贵优雅,得体大方的,什么时候这么尖酸刻薄过了,还有,祁微那丫头不是说祁夜在维也纳进修吗?怎么变成被这女人豢养在异国他乡?居然还坐轮椅!

    “霜丫头……”

    玉凤娇看着脸色阴沉的冷霜,再看看那个言语低俗的妇人,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和一抹不赞同,她知道她也是为了儿子,但是她却是用错了方法,爱孩子,不是像她这样爱的,霜丫头是她儿子心爱的女人,她如此抹黑她,不就是在抹黑她儿子吗?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给本小姐听好了,祁夜的事,与你们祁家无关,如果你再敢过问他的事,那他这辈子也就不用回来了,就算腿好了,我也不让他回来!”

    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心思,她以为只要她结了婚,祁夜没有了盼头,也就不会再回这里,那他们也就见不到他了,因此一心想要破坏她的婚礼,在冷宴城母亲面前,抹黑她,但她冷霜又岂是一个会怕她抹黑的人,名声那玩意儿早就被她扔到太平洋去了。

    “安姨,祁夜哥哥他……”

    赵心怜见她们离开,转眼看向一脸惊慌的安韵笙,试探性的开口。

    她和祁家三兄妹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对祁夜当然也不陌生,那个病弱却充满阳光的男人,一直是他们小心翼翼呵护着的,而现在不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身处异国他乡,腿脚居然还残了。

    “他没事,我的夜儿很好,他会回来的!”

    安韵笙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外走,嘴里无意识的呢喃。

    祁夜永远是她心中的痛,明明活在这个世上,却是别人的魂,是别人的魂也就罢了,可他居然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要抛弃他们这些疼他爱他的家人,就算他不是真的祁夜,但这四年来他们对他可是真心疼爱的啊!

    这边婚礼在如火如荼的准备着,此时欧阳家总堂的医疗室里,安达努斯看着病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男人,无语问苍天,“唉!老大,我以为你好不容易熬出头了,没想到那女人却要结婚,你快醒来,不然我这嫂子真的成为别人的了!”

    “呿!那女人结婚只是过过场而已,男人照样玩!”

    准备进来找知ken的欧阳寒,正好听到他的嘀咕声,不屑的呿了一声。

    想到昨晚前几天维也纳传来的消息,心里就一阵兴奋,他猜想,这绝对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婚礼,到时候又有热闹可瞧了,要是这个疯子能醒过来那就更完美了!

    欧阳寒看着躺在床上的乔安,眼里闪过一抹邪光。

    祁家的饭厅内,用餐时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是个天餐桌上多了一个人,同时也打破了祁家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小微,你二哥在维也纳进修的是哪种乐器啊?我以前都没有见他对音乐有兴趣过!”

    赵心怜吃了一口甜点,状似无意的开口。

    她知道在这时候问话不合时宜,但是她心里实在是好奇的紧,那天和安姨出了商扬之后她就让她回家了,问逸哥哥他也不说,祁家其余的人她又不敢问,今天好不容易逮到双休日从学校回来的祁微,她也管不了什么规矩不规矩了,此时她似乎忘记了一句名言,那就是好奇心害死一只猫。

    她的话一出,饭厅上有一瞬间的沉静,每个人的筷子都顿了一下,特别是安韵笙和祁父,眼里的慌乱一闪而逝,然而父亲在这里他们又不能表现的太过。

    祁微扫了她一眼,待咽下口中食物,有不咸不淡的出声:“他进修的是古琴!”

    她虽然和她一起长大,但不知为何,对于她,她心里没什么感觉,她觉得她还不如她的冷霜姐好,真不知道妈咪和爷爷他们是怎么看的,现在冷霜姐要结婚了,大哥被她拖住,二哥又远在维也纳,而且不知怎么搞的,联系也联系不上他,她预定的嫂子要成为别人的了!

    想着这些,心里也就不舒服起来,干脆放下筷子,饭也不吃了,抬眼看着她对面正优雅的喝着汤的大哥:“大哥,为什么我联系不上二哥?你上次去看过他,应该有他的联系方式吧!”

    第一百零二章三个人的婚纱照(上)

    “是啊,逸儿,宏儿,你们上次去维也纳看他,回来说只是出了点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