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心农场任我行 > 正文 分节阅读_28

正文 分节阅读_28

作品:开心农场任我行 作者:... 字数:48047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要说你妈妈没教好你,说你没家教的,这我可受不了,为毛去打个招呼,打个招呼再走。”陈梅奋力挣脱女儿的束缚非要上前打招呼。

    风波起(六)

    “妈,妈!你别去。”容容直蹬脚,她被陈梅的举动弄的很无语,没等着两母女拉扯完,陆俊已经吃完,摆好餐盘走过来了,“容容,伯母,你们感情真好啊。”陆俊先过来打招呼了,见人家都过来,容容也不好拉住陈梅,“师兄,这是我妈妈,妈妈,陆俊师兄,你认识的,师兄这么快吃完了,我们也吃好了,该走了。”“阿姨您好,你们这么快就走了?怎么不多玩会,z大还有很多不错的地方呢,”“容容,你也是,伯母难得来省城一趟,你也不多陪她多玩会,z大是我地头,不如我尽地主之谊带你们到处走走,伯母你看怎么样?”陆俊貌似很惋惜地想要挽留容容陈梅母女。

    陈梅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热情的看着陆俊“那感情好,哎哟,不,不麻烦你了,陆俊你真是好孩子,伯母多谢你,我本来也想玩多会,时间实在太赶了,明天还要坐车回m城,等会要去拿票,陆俊啊,一晃功夫,都长这么大了啊,真是一表人才啊,越长越俊了,你和我们容容是老乡,又同一个老师,多难得的缘分啊,你可要好好照顾容容啊,她一个人在省城,我很担心呢,你有空多帮我看着她,她做事老咋咋呼呼的,有你在我可安心多了。”陈梅的话真是让容容囧的无地自容,她干笑着解释:“我妈妈开玩笑呢,师兄别当真,我们真的要走了,师兄再见。”“你拉我干嘛呢?你这孩子,那我们先走了,陆俊再见啊。”还没等陆俊反应过来,拉着陈梅就出了饭堂。

    容容见陈梅还算配合,松了口气,“妈妈!你刚才说的那都是些什么啊?!你嫌我事不够多是吧?你之前不是还说让我和陆俊保持距离吗,怎么一下子就态度大变了,我可说了,我和陆俊之间什么都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就想安安生生过日子,你就放过我吧!”

    “容容,你怎么这么说妈妈,我不就是打个招呼而已么,我又没让你们怎么样,之前不是我不清楚情况吗,现在我知道事实了,自然不限制你们交往了,我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叫同乡照顾下你怎么了?!很正常啊!”陈梅可不会承认自己那点小心思。

    “你就差没说出让他照顾我一辈子了,一副强迫推销的样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人陆俊也不是傻的!”容容跺脚。“他知道不更好,你这个傻丫头,陆家多好一户人家啊,m城数得出来的大户,多少女孩子往他身上凑啊,就你清高,就你傻呼呼要撇清楚。”陈梅真是恨铁不成钢。

    “妈!妈!”两人说的正热烈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张琪的叫声,陈梅这几天下来,早把张琪和她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张琪已经走过来了,这时想装没听见躲开已是不可能,容容完全不想和张琪这种人打交道,而且人家叫的是妈,可没叫她,“妈,你女儿叫你呢,我去那边等你,你们说完来找我吧。”“容容,容容你别走啊,等我。”陈梅也不太想面对刁蛮任性的继女。

    “妈妈,你刚才怎么不理我啊,我叫你好多声呢,喉咙都叫疼了,你都不疼小琪……”张琪一过来拉着陈梅的手臂就开始撒娇,“我那不是和人说话没听见吗,小琪,你怎么在这里,下课了吗?”陈梅想转移话题,张琪偏偏不放过她,“今天没课,就早点来打饭,妈,你怎么和那个狐狸,商容容在一起,你到底和她说了没有?!警告她没有?!你一定要和她说清楚,让她识相的就自己退出,陆俊师兄是我的,我的!让她滚开!为了你女儿的幸福,你一定要帮我啊!妈妈!”张琪猛摇陈梅的手。

    “真奇怪,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东西了,我怎么不知道?!貌似我们除了中学同过班之外,在没有别的关系了吧,请你搞清楚,张琪,我陆俊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不要太自作多情!另外,伯母,我对你也充满好奇啊,你一时是容容的妈妈,一下又变成张琪的妈妈,到底你是谁的母亲呢?”不知什么时候,陆俊走到她们身后,他似乎听见两人的谈话。

    “陆俊!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知道我听了多伤心吗!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拒绝我,无视我,我也是人,我的心也会痛的,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到底不喜欢我哪里?你说啊,我会改的,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张琪瞬间化身为穷三奶笔下的悲情女猪

    “陆俊,你,你也在啊,是这样的,张琪是我的继女,我是容容妈妈也是张琪妈妈,她们两姐妹为了你的事弄成这样,我这做妈妈的也很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帮谁呢,我知道这事不能怪别人,只怪我没教好我两个女儿。”张琪听完不能置信地看着陈梅:“妈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之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你现在突然改口,是什么意思?!你一向不是最疼爱我的吗!错的人明明是商容容那个小狐狸精!你也被她迷住心窍了。”

    陈梅被张琪的话弄得十分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陆俊那怀疑的眼神也戳的她里外不是人,心里深恨张琪这蠢材坏她好事!“小琪,有这么说自己姐姐的吗,你的礼貌都到哪里去了?!我们平时可没这么教你啊,我早说过了,我是帮理不帮亲,你之前说谎骗我我还没和你计较呢,现在日光日白,大马路上你就用这种态度质问你妈,有没点家教啊,传出去人家怎么看我,我真地好好和你爸说才行,惯你惯得太不像样了,这样下去还得了,你回去吧!好好反省一下今天的事情!”她不复往日和蔼,严厉的斥责张琪。

    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张琪,第一次被继母这么斥责,她完全接受不了,泪水马上流下来,捂着嘴巴跑开,临走还不忘撩下一句狠话,“好!你好!你个两面三刀的!我要告诉我爸,他不会饶了你两母女的!呜呜!你们给我等着,”

    张琪这么一闹,陈梅颜面尽失,也顾不得和陆俊解释,急匆匆走了,心里那是不停埋怨张琪,不是自己生的,果然就是不行,还是容容好啊,我下半辈子,可全靠我的女儿了。对容容更是亲热不已。

    不知道这一幕闹剧的容容,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妈妈和张琪说几句话回来就怒气冲冲的,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她还突然一个劲的要和容容表现亲热,真是适应不来,“妈妈,你怎么了?你跟张琪怎么了?她惹你生气了?你怎么老挨着我啊,我身上都是汗,很热啊,别挨这么近。”“别提了,一提我就生气,张琪没良心的!你是不知道啊!真是气死我了!怪不得人家不喜欢她呢,鬼才会喜欢她!一点都不尊敬长辈,我现在还是她妈呢,还供她上学呢,就这样对我,以后我老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样,容容,你妈妈命苦啊,我以后全靠你了,我是不指望那俩了,呜呜!”“好了,好了,你别嚎了,再嚎人家都看了,回去慢慢说,现在别这样。”早知今日,你何必当初啊,容容拉着陈梅进车子,省的让人看热闹,她可丢不起这脸。

    一路上,陈梅不断的哭诉张琪怎么怎么不礼貌,怎么怎么目无尊长,“还不都是您惯的,现在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早去干嘛了,现在知道别人后妈不好做了吧,你就知道一味的纵容她,当年你但凡用一半的心思教育好张琪,今天不会这样,您老的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容容一点都不同情她妈,在旁边幸灾乐祸。

    送行

    “容容,是不是又拉下东西了,做事没头没脑,真不知道你像谁?”陈梅打开房门,一愣,来人是张琪,而不是她预想中的女儿容容,“怎么,没想到是我,真是抱歉啊,不是你的乖女儿容容,很失望吧,妈妈?”张琪无视陈梅的惊讶,拎着手袋,推开房门,径自走进房间。

    看着房里的装修,张琪吹了声口哨,旁若无人的坐在房里大床上,还用力的摇晃几下床体,“不愧是大酒店啊,床就是比小招待所舒服,你女儿对你可真不错啊,妈妈,五百多一晚呢,抵我半个月生活费,商容容可真舍得的啊,怪不得你一下子就倒向那边了。”张琪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梅。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不记得有告诉过你我换酒店吧。”陈梅没有直接回应张琪,把问题丢回去给她,“你不是打电话回家了么,查查来电显示,结合下你的说话,随便查查不就知道了,网络发达的很呢,妈妈,你out了。”张琪站起来,到冰箱那挑了一瓶果汁,大大方方喝起来,丝毫没有做客人的自觉,陈梅只当看不到。

    “你来这里不只是为了说这些吧,小琪,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里也没别人,你就直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哎哟,哎哟,妈妈唉,你别这么凶恶嘛,我好怕怕哟,这可不符合你为人啊,你平时的慈母风范呢,都到哪儿去了?”“小琪,你别跟我来这套,我不是你爸,不吃你这套,你说不说,不说就回去吧,我明天还是坐车,要早点休息。”

    “现在用不上我们父女俩,就嫌弃人了,妈妈,你以前对我可不是这个口气的啊,现在你靠住大码头了,身板直了,就不把这个女儿当一回事了,我好伤心啊,妈妈。”“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几时嫌弃你们了,说话可要凭良心!小琪!”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商容容!为什么不让她离陆俊远一点!为什么不让她滚出z大!我不想再看到她!为什么她要出现在我面前!她知不知道她有多讨厌!多碍眼!你为什么不说,不做,来之前,你明明答应我和爸爸的!出尔反尔!”张琪大力把果汁瓶掷到桌上。

    “呲,小琪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你以为我是谁,你以为你是谁,今时今日,我还能命令容容怎么做吗?你还能对容容指手画脚吗?我答应你爸爸的是去和容容说,我可没保证一定能成功,我也真豁出这张老脸去和容容说了,但是说实话,小琪,你觉得这有用吗,就算我真能说服容容,人陆俊就会和你好,要好不早好了,还用等到今天,还有我们容容什么事,小琪啊,妈不是不想帮你,不是不疼你,但感情的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也没法帮你。”

    “帮不了?!我看你是不想帮!你现在看到商容容发达了,有钱了,给你订好房间吃好喝好玩好,就想起她是你女儿了,你早干嘛去了?!别以为你能靠商容容起来,她算什么东西!这个xx!还不是靠卖皮肉弄到几个脏钱,我就不信陆俊知道她的过去还会跟她好!你也别得意,商容容那点脏钱,迟早败光,到时候,你还不是要哭着回来求我们父女!”

    “你!小琪!不管容容怎么样,她还是你姐姐,还是我女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什么脏钱,我们容容现在是白领,在大公司上班,才没那回事,你可别乱说啊。”

    “白领?嘿!我看是靠卖r进去的吧,就她,一个职校毕业生,还想进大公司,笑死人,你别自欺欺人了,妈妈。”张琪不屑地诋毁对手。

    “不管她做了什么,总比你这个一天到晚和我伸手要钱的无底洞好,至少不用我给钱,还给钱我这个妈妈受用,你说说,你说说你自己,这些年来,我这么疼爱你,对你是百依百顺,你花了我多少钱,现在,就因为一个陆俊,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妈妈,还给脸色我看,我真是白疼你了,容容可没有这样,你还怪妈妈帮她,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你反省下自己吧,小琪。我是你妈,才这么说你,是别人,我管她去死啊。”陈梅一脸好意的过去拉住继女。

    张琪可不领她的情,甩开手,就走了,“别以为你真能靠你那x子女儿一辈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就想靠商容容攀上陆家那棵大树,想丢下我们父女俩自己去享福,呸!做梦!”

    陈梅看着张琪的离去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想什么,关上房门,拿起那果汁瓶,随手丢到地上,一脚一脚的踩着,踩着,塑料瓶发出坷垃坷垃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直到瓶子扁成薄薄的一帖。

    容容帮陈梅提着行李,送她上到大巴上,把散发着热气的粥放到椅子边,吩咐妈妈路上小心,到家给她打电话,就要下车,陈梅犹豫了一下,叫住女儿:“容容,等会儿,妈妈和你说几句话。”“什么话啊,妈妈,快开车了。”容容迷茫地看着她,“你要小心张琪,她……她可能要对你不利,你自己小心点,张琪她,不是那么简单的。”容容还以为妈妈要说什么悄悄话呢,搞了半天,原来是说这个,她掩着嘴,微笑的对陈梅说:“妈妈,我知道了,我也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张琪,切,我还不放在眼里呢。”

    话是这么说,容容下车之后,还是打电话找人帮忙看着,张琪又疯又蛮,谁知道她会做什么神奇的事情,命只有一条,没得原地复活,就算她是玉米也一样。

    这边刚送完陈梅,那边电话又响起,容容一看,又笑了,最近熟人和不熟人都扎堆出现,好久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