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了我,总裁就是你的 > 正文 分节阅读_29

正文 分节阅读_29

作品:从了我,总裁就是你的 作者:引号君 字数:35738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个时候她眼中噙着水雾思念着无忧无虑的自己,也有些思念不知远在何处的父母。

    孟芒夏煮好了咖啡,特意给尚南方加了一小勺糖,那个女人胃的质量也差,再不能喝那么刺激的东西了。

    她听到客厅有琴声,应该是尚南方在弹吧,笑了一下,她端着咖啡走了过去。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刚才弹了什么曲子?”孟芒夏不惊讶尚南方会弹钢琴,毕竟尚南方也是出身富裕家庭,但凡有点教育理念的父母都会让女儿学些琴棋书画。

    尚南方咽下自己的念想,”没想什么,只是弹不起来了。”

    孟芒夏把咖啡放到一边,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尚南方身旁,手肘碰着手肘。

    歪过头去看尚南方,孟芒夏才发现她眼神有点空洞,不知沉浸在什么情绪中,眼眶微微发红。

    孟芒夏立刻心疼了起来,她没多想什么,只是觉得不过就是弹钢琴而已,忘记了可以再学,有底子要想重拾并不是什么难事,她自己就是没有考级,不然也是十级的水准,带带尚南方是没有问题的。

    ”沮丧什么呢,我可以教你啊。”孟芒夏轻松地动起手指,一曲月光就流畅地逸了出来。

    尚南方很容易被孟芒夏的情绪感染,尤其是这样自信又乐观的孟芒夏,很快她的手被身边人执起,像教小学生弹琴一样,一下一下地触碰琴键,蹦出零散的音符。

    ”我没有同意让你教我。”尚南方体会着其中的乐趣,又忍不住反唇相讥。

    孟芒夏没停下动作,尚南方的手指真的很适合弹钢琴,借着教琴为由孟芒夏肆无忌惮地占着尚南方的便宜。”你不同意的事情太多了,该发生的还不是发生了?”

    尚南方两眼一闭,竟然无法反驳她的混账理论。

    两个人弹钢琴就弹了一个多小时,停下来之后惊觉时间流逝地太快了,难得有一项共同的爱好,她们都很投入其中,整个过程正经之中带着些甜蜜。

    ”休息一下吧。”孟芒夏伸了个懒腰,喝了口尚南方喝剩下的冷咖啡。

    ”嗯,我也累了。”尚南方因孟芒夏的动作走了神,冷咖啡,暖伊人。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该交学费了?”孟芒夏舔着嘴唇,勾起一抹笑。

    ”是你硬要教,我满足了你的教学欲,还要交学费”

    ”怎么说学到东西的也是你,想赖账?”孟芒夏歪着头,”啧啧啧,堂堂总裁大人,还真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知道我是总裁了?刚才吃豆腐的时候怎么不说?

    ”多少钱?”尚南方是不解风情的。

    ”谈什么钱啊,整天钱钱钱的,生意人真是讨厌。”

    ”那你要什么学费?”

    孟芒夏偏头,指着自己的嘴唇,一副”你懂的”的样子。

    尚南方想到孟芒夏在咖啡杯上留下的唇印,早已与自己的唇印重合。

    既然已经亲了,也不在意多亲一下吧,尚南方说服自己,没发现逻辑上的纰漏。

    更何况,孟芒夏的红唇本身也很吸引她。

    她慢慢凑上去,打算一触即离,孟芒夏狡黠地先揽住了尚南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终了,孟芒夏砸吧砸吧嘴唇,意犹未尽,还想继续。

    尚南方可不会再纵容她,今天中了邪似的居然一直都在做亲密的事情。

    明明她不是到孟芒夏家做这些的。

    对了,她不只是单纯来参观,还有重要的问题要打探。

    ”学费也交过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尚南方正色道,变脸变得着实快。

    孟芒夏就不像她那么会调整,仍是左手搭在尚南方肩上,维持亲昵的距离。

    ”这里真的是你?”

    ”对啊,不然呢?”孟芒夏理所当然地回应,尚南方是觉得哪里不像呢。

    孟芒夏这样说,尚南方不知该怎么问下去,思忖间孟芒夏又发话了。

    ”哪里不像吗这是我爷爷留下的房产。”孟芒夏故意把孟铠说得跟没了似的。

    ”没听你说过你还有爷爷。”尚南方觉得爷爷总比干爹之类的要好吧。

    ”噗……没有爷爷哪来的我!”孟芒夏乐不可支,”因为爷爷不在我身边,所以不常提起他。”

    尚南方觉得孟芒夏很欠打,她还想问问为什么她查不到孟芒夏的这个爷爷?

    ”你对我爷爷感兴趣?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孟芒夏自然是开玩笑的,又想借此机会给尚南方以提示,日后等悬念揭开之时她可以狡辩说自己是想要向尚南方坦白的,至少她给过机会。

    ”没有兴趣。”尚南方眼皮开始乱跳,她打开电视,文娱频道正在播新闻,竟是白天剪彩的场面,不知什么时候,她们都变成了娱乐人物。

    好巧不巧的她看到了孟芒夏的脸,这个镜头应该是发生在她没有到达之前,镜头中的孟芒夏谈吐合宜训练有素,看得出是准备了很久且现场超常发挥。

    孟芒夏也坐下来跟她一块看,这还是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自己呢。

    孟芒夏只顾着看自己,而尚南方眼尖地捕捉到一个细节,孟铠上台之后把拐棍直接递给了孟芒夏,这个细节别人看不出什么,但是她知道孟铠的拐棍根本不允许其他人触碰,除了他的保镖以外根本没人能得到这种允许,而此刻,明明他的保镖离他距离更近。

    可是,他递给了孟芒夏。

    尚南方即便不愿意做什么联想,此刻也再不能自欺欺人。

    天色开始暗了下来,照进屋内的是最后一缕夕阳,孟芒夏还笑嘻嘻地吐槽着记者的拍摄技术,尚南方就定定地望着孟芒夏。

    沐浴在夕阳中的年轻容颜,一半明亮,一半昏暗,就像这个人的本性。

    ”你跟孟铠以前认识吗?”尚南方问得随意,拳头却越握越紧。

    ”不啊,怎么可能认识。”孟芒夏似乎都不用思考,张口便答,她还没有想好如何跟尚南方坦白,也没有想好是否真的要接受孟铠的提议,先蒙混过去吧。

    尚南方听到孟芒夏的回答后,心里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破碎,碎片飞溅,扎得她生疼,这种痛楚很快传递到五脏六腑。

    孟芒夏仍看得认真,丝毫未察觉,这时画面切换到尚南方出现的时刻,孟芒夏当时跟孟铠在楼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只见画面中记者追着尚南方问了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尚南方置之不理,她默默给尚南方点了赞,真是十分有范。

    下一秒,她却笑不出来了,她听到了那个小记者的问题,也看到了尚南方的反应。

    然后,她好像明白了今天尚南方所问的问题究竟代表了什么,她心惊肉跳地转过头,发现尚南方正用难以读懂的眼神注视着她。

    心虚,紧张,不安,愧疚。

    她的手抖了抖竟是没能再握住杯子。

    一声闷响,手中的杯子应声而落,这个她最爱的瓷杯子掉落在实木地板上,神奇地四分五裂。

    她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耳边是尚南方的声音。

    尚南方略带深意地笑着说,你看,它碎了。

    ☆、驱逐

    到底碎了的是什么呢,孟芒夏想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彻底想通。

    那个傍晚,没等孟芒夏说出碎碎平安的理论,尚南方就已经拂袖而去,孟芒夏愣在当场没有喊住她,到反应过来之后,发现什么都不对劲了。

    昨天孟芒夏给尚南方打电话,没有人接不说,她上门敲打也没人回应。

    尚南方没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心神不宁的孟芒夏带着疑惑和忧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似乎一切都一如往常,又……那么的不自然。

    早上孟芒夏给尚南方买好了早饭,送到总裁办,一推门发现门是锁着的,许久不见人来她只得打电话给黄乐。

    黄乐的说法是总裁去外省出差了。

    孟芒夏怎么就完全不信呢?

    直觉告诉她,这次问题大了,她不知道尚南方猜到了多少,也不知道尚南方是不是因为怕位置被抢而先行避嫌。

    总之,她连尚南方人都找不到,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

    项目组的人都知道,孟芒夏孟经理这几天脸很臭,火气也很大,只要跟她说话超过三句,她就会发怒。

    连平日跟她走得比较近的方莱都被她骂得三观颠覆。

    终于,孟芒夏在周五的早上看到了尚南方,但坏心情没有得到任何缓解。

    尚南方目不斜视地从她面前走过,别说打招呼了,就连一点点余光都没有分给她。

    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这么脆弱?自己明明还没有答应孟铠的提议啊……

    尚南方周日就去了孟铠家,对于尚南方的主动登门,孟铠还是很满意的。

    早上起床看到各大报道有模有样地在描述mk新的继承人,她就知道这件事一定是孟铠一手策划的,不然谁敢这样大张旗鼓地报道空穴来风的消息?只凭一个小记者的问话?

    笑话。

    孟铠把尚南方留下的时候尚南方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她现在很乐意多从孟铠身上找寻些蛛丝马迹。

    孟铠也不辜负她的期望,得知她的来意,并不打算兜什么圈子。

    于是尚南方用五天的自由换来了一个确切的情报。

    孟铠有一个孙子,哦,也可能是孙女,这就是吵的沸沸扬扬的所谓继承人。

    这继承人能藏得这么好,恐怕也是不简单的,尚南方稍微动了动脑就猜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孟铠的孙女就是孟芒夏。

    一直忽略孟芒夏的姓氏,可能是自己潜意识里并不愿意往这个方向去想。